第二十九章 血煞之气-利来app登录


小说:弑天刃  作者:小刀锋利
推荐阅读:太古神王 巫神纪 神藏 大主宰 雪鹰领主 天域苍穹 绝世天君 焚天之怒 五行天 玄界之门 
  “自立门户?”
  暮色中,娜依公主的一双星眸,光芒闪烁,但随即,她便苦笑着说道:“我们现在这样子,立得起来么?”
  “就算我真的自立门户,可就这么几十个人……有什么用?”
  “又有哪个部族,会听我这落魄公主的话?”
  “我那姑父,得到这个消息,恐怕会第一个出兵,把我们给灭了!”
  楚墨摇摇头:“公主殿下,你错了!”
  “哦?那公子说,我错在哪?”娜依星眸落在楚墨的脸上。
  “我们不会给你姑父这个机会!”
  “我说的自立门户,是在收服了皓月长老……也就是你那位姑父之后,才会正式宣布出来!”
  “你一直觉得,没有人会响应你、帮助你……其实不然。”
  楚墨的声音,略带几分少年独有的稚嫩,但他说出的话,却是让娜依和庞中元都震惊不已。
  “因为,现在的你,是一个落难的逃亡公主!这时候,谁会响应你?谁敢响应你?”
  “但……你若是一个握着大义的复仇公主,身边又有皓月长老的部族支持,你说,那些没有背叛的部族,会不会选择支持你?”
  “他们没有背叛,难道只是因为他们不怕死?”
  “他们其实是在等!”
  “等王庭的行动!”
  “背叛者固然会有,但我相信,草原上的汉子,大多数还是有血性的!”
  “包括那些背叛的部族当中,也肯定有不愿做大齐走狗的人!”
  “但这一切,目前只有你……公主殿下,只有你才能做到!”
  娜依看着楚墨:“皓月长老那里……”
  楚墨看着娜依,淡淡说道:“你不用担心皓月长老会不会支持你的问题……他当然不会支持你的。”
  “是啊!”娜依柔美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低下头,说道:“就算父王和母后还在,现在这种形势下,姑父他……也不会支持我们的。”
  楚墨这时候,笑了起来:“那就打到他支持为止!”
  娜依微微一怔。
  一旁的庞中元,眼睛却猛的一亮,看着楚墨:“莫非林公子……愿意帮助我们?”
  娜依也反应过来,一脸期待的看着楚墨。
  楚墨笑了笑:“庞先生,明人面前不说暗话,这不正是您想要的结果吗?”
  庞中元脸上露出一丝尴尬,不过很快便被他抛下,一脸殷切的看着楚墨道:“林公子,皓月长老那里,实力可不弱,想要用武力慑服他,绝非易事!”
  娜依则说道:“姑父的身边,有两个元关境界的护卫,一身实力极强,而且,那两人跟姑父,几乎是形影不离。”
  “就算姑父睡觉的时候,他们两个都在外面守着!”
  楚墨笑了笑,说道:“我又没说要强攻进去,就凭我们这点人,恐怕没到人家门口,就被人给射成刺猬了!”
  “那……”庞中元和娜依,不解的看着楚墨。
  楚墨示意两人过来,然后低声说了一番话。
  庞中元的眼中,露出明显的兴奋之色。
  娜依却是有些迟疑,看着楚墨,眼波流转:“那样对公子来说……会不会太危险了?”
  那双黑白分明的美眸里,闪烁着几分复杂的光芒:“这件事,跟公子毕竟没什么关系,我……”
  楚墨看了她一眼,淡淡说道:“如果想要一点危险都没有,我又何必下山历练?”
  娜依和庞中元这才想起来,眼前这少年,可是一个大门派中出来历练的弟子,全都忍不住摇头苦笑。
  实在是楚墨的表现,太过于惊艳。
  虽然他们也听说过古时候,有八岁拜相的传说,但那跟亲眼所见,终究是两回事。
  “只是那样……我们欠公子的,实在太多,要怎么报答公子呢?”娜依凝视着楚墨,轻声问道。
  楚墨笑了笑,说道:“我是大夏的人!”
  “嗯?”娜依先是微微一怔,随即反应过来,也笑起来,说道:“你这是扰齐救夏啊!”
  “扰齐救夏?”楚墨念了一遍,然后点点头,一脸坦然:“算是吧,敌人的敌人,算是朋友。”
  “那,祝我们合作愉快!”娜依露出灿烂的笑容,只是眼眸深处,却闪过一抹没人察觉的淡淡失落:原来,他这么做,更多的,是为了他的祖国!
  庞中元之前并没有往那方面去想,因为在他看来,只要进了大门派,基本上就等于是斩断了尘缘。
  连自己是凡人都不愿承认,又有几个……会像楚墨这样,坦然承认,自己这么做,是为了帮助祖国的?也正因如此,庞中元的心中,更是高看楚墨一眼。
  觉得这少年智商卓绝、实力高超,为人仗义热血,真诚不做作,未来前途,绝对是不可限量。看了一眼一旁的娜依,心中感叹:不知我们的公主,有没有那个福分……
  当晚,这群人就在湖边扎营。连续数日的亡命奔逃,这些人也几乎都到了崩溃的边缘,只凭一股意志撑着。如今危险暂时解除,一个个全都累得不想动弹,扎营之后,连饭都没吃,便各自钻进帐篷里呼呼大睡。
  楚墨几人回到营地的时候,只剩下两个负责警戒的侍卫,还保持着清醒。
  “你们都去休息吧,这些天,你们受苦了。”娜依冲着两名侍卫说道。
  “公主比我们更需要休息,我们没事,都撑得住!”两名侍卫摇头拒绝。
  庞中元也说道:“公主,去休息吧,这里没什么事情的,明天还要赶路呢。”
  娜依看了一眼楚墨,楚墨说道:“不用管我,我没你们那么疲劳,你们都去休息好了,我在这里帮你们警戒!”
  “那可不行。”娜依当下拒绝,在她心目中,这少年已经成了关系到王庭生死存亡的关键人物,可不能怠慢。
  楚墨摆摆手:“我需要修炼的。”
  “原来如此!”娜依明白过来,随即要那两名侍卫也去休息。
  在这些侍卫的心目中,楚墨已经是如同神一般的人物,加上也的确疲惫到了极致,当下冲着楚墨一拜,各自回去休息。
  最后,整个营地,就剩下楚墨一人,还有被绑在柱子上,低着头一言不发的格尔扎。
  之前战死的那些人,不分敌我,包括那个被楚墨一剑斩了的大齐特使,全都被拖回来,这也是这里的规矩,人死恨消。
  除非有深仇大恨,不然很少会让敌人暴尸荒野。
  但这些人一个个的,几乎都在没了力气,就暂时给堆在那,等着明天掩埋。
  一具具尸体,看上去有些瘆人。
  楚墨也没有观赏尸体的爱好,他只是记得之前遇到这群人的时候,玉给他的那次提示。
  但之后一直也没有机会寻找,玉到底是看上了什么。
  营帐内鼾声此起彼伏,所有人全都疲惫到了极致,睡得很死。不然的话,楚墨还真有些不好意思去找。
  抬头看了一眼格尔扎,楚墨缓缓的走向了那堆尸体,这时候,被绑在一根栓马柱上的格尔扎,忽然抬起头,声音很轻,喉咙也是嘶哑的,说道:“大齐的特使身上,有一枚戒指,他跟我炫耀过,说是可以储物的神戒!”
  楚墨一回头,看了一眼披头散发模样狼狈的格尔扎。
  “我不是跟你邀功,也不想求饶,我只想告诉你,草原王庭的子弟,不是废物,不是卖主求荣的小人。”格尔扎说着,忽然流下泪水:“他们控制了我的父母妻儿,我若是不听他们的话,就杀了我的家人……我知道我该死,但我从来没想过要背叛王庭!”
  楚墨没有回答他,走到身首异处的大齐特使身旁,见他手上,果然带着一枚漆黑的戒指,光泽内敛,看上去不太起眼。将这枚戒指取下,然后,直接用精神力去开启。
  戒指几乎没有任何阻滞的打开,里面的空间很小,三尺见方,四尺多高,跟玉的空间完全没法比。
  但这,对世俗中人来说,已经是了不得的神物了。
  就算是在大门派中,储物戒指的数量,也是相当稀有。
  戒指里面有几套衣服,几件武器,还有一封密函,以及一块拳头大……通体莹白的石头。
  “元石?”楚墨从那石头上,感觉到一阵元力的波动,顿时明白,这是一块元石。
  只是这块的个头有点出人意料,比他之前见过的,要大太多倍!
  楚墨将元石取出,果然,脖子上的玉,微微一热。这块拳头大的元石,直接被玉吸入了它的空间中去。
  楚墨的精神,也跟着进了玉的空间,因为他很想看看,到底会有怎样的变化。
  那块元石,悬在灰色小树的上方,如同瀑布一般,化作千万缕元力,非常的漂亮!
  全部流入到这颗小树当中。
  “原来是用来浇树苗……”楚墨咕哝了一句,看了一眼大青石上的天意我意,心意一动,将这本书拿出来。
  随手翻开之后,发现第二页上面,果然又多了几个字。
  “难道是这块元石的力量?让天意我意又多了几个字?”楚墨微微皱起眉头,感觉有些不大对,因为他是跟着那块元石进入到玉空间中去的。
  眼看着那块元石化作能量流进了小树的身体中,应该没有分润给天意我意。
  楚墨想着,又将天意我意放了进去,因为只多出几个字,并没有办法修炼。
  当他的精神准备退出玉空间的时候,突然间发现在大青石上面,原本放着天意我意的地方,多了一道短短的血色痕迹!
  若是不仔细看,根本就注意不到,那里有一道血痕。
  楚墨可以肯定,之前肯定是没有的!
  仔细看看,会发现那条只有指甲长的血色痕迹,最下面的地方,颜色最重,几乎跟鲜血的颜色一样。
  大约只有发丝横起来那么宽,再往上,颜色就非常淡,几乎不可见。
  “这是什么东西?”
  楚墨咕哝了一句,忽然,从那道血色痕迹上,爆发出一股浓烈的血气。楚墨被吓了一跳,眼前接着就出现了今天他斩杀那些骑士的那一幕。
  然后就看见,一道道血光,被吸入这块玉,烙印在这块大青石上。
  那一幕,来的快走的也快,很快消失。
  但楚墨,却被震撼得半天没能说出来,直到精神退出了玉的空间,他还在那发懵。
  “这股血煞之气……是怎么回事?”
  ------------------
  好戏快要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