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天意我意-利来app登录


小说:弑天刃  作者:小刀锋利
推荐阅读:太古神王 巫神纪 神藏 大主宰 雪鹰领主 天域苍穹 绝世天君 焚天之怒 五行天 玄界之门 
  楚墨发出一声悲呼,这会他什么也不顾了……他甚至更希望师父能站起来狠狠揍他一顿!
  直接扑了过去。
  楚墨试探了一下师父的鼻息,发现尚有气息,心中顿时松了口气。
  但接下来该怎么办,却是全然没了主意。
  “师父说,唯有元兽的血液,方能暂时压制他体内毒素。”
  “但如今猎取元兽愈发困难……加上师父刚刚那一指,灌输到我脑子里那么多东西,肯定消耗极大!”
  “都怪我,都怪我,要不是担心我一个人在这里会出事,师父大可以走的更远,去猎取元兽。”
  “我现在根本就没有猎杀那种强大元兽的实力,就算有,也是远水不解近渴。”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这个十三岁的少年,终于露出脆弱无助的神情,看着已经深度昏迷的师父,泪流不已。
  “血……”
  “元兽的血……”
  “血……”
  楚墨整个人,都变得有些神经兮兮的,跪坐在魔君身边,嘴里咕哝着。
  突然,他眼睛一亮。
  “没有元兽的血,可我有自己的血啊!”
  “就是不知道管用不……”
  “管那么多做什么?”
  “不试试怎么知道?”
  楚墨自言自语的咕哝着,直接掏出一把锋利的短刀,在自己的手腕上一划,微微一痛,一道血痕出现在手腕上。
  接着,鲜红的血液,汩汩流淌出来。
  微凉的山风,吹过楚墨的身体,让他微微哆嗦了一下。
  眼看着鲜红的血,从自己身体中流出,肯定会心生恐惧。
  但楚墨那一双纯净的眼中,却充满了决然之色。
  把手腕对准师父的嘴,嘴里还咕哝着:“希望管用,一定要管用啊!求老天保佑!”
  魔君虽然已经深度昏迷,但当这血液流进他的口中时,还是下意识的做出了吞咽的动作。
  同时,魔君脸上的表情,竟然也缓缓的舒展开来。
  “真的有用!”
  楚墨差点兴奋的叫出声来。
  手腕上那点酥酥麻麻的疼痛,对经常挨揍的楚墨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几乎没什么感觉。
  鲜血不断的流进魔君的口中,直到楚墨的脑袋都变得有些昏沉,他才忽然间想起一件事来。
  “师父他……”
  “到底需要……多少血啊?”
  “好像每次……那么大一头元兽,身上的血液都差不多被他喝光……那我是不是……也要流尽我的血?”
  “师父救了我,救了我爷爷……”
  “我将这条命还给师父,也是应当的!”
  “就希望他醒了,不要揍我……”
  “不过他揍我,我也不知道了吧?”
  咣当。
  楚墨终于坚持不住,一头栽在魔君身上,流血的手腕,下意识的收回,摸向了胸前的那块玉。
  那,是他心底深处,最强烈的一抹执念。
  那块玉,代表着妈妈。
  手腕上继续往外流淌的鲜血,很快浸透了楚墨的衣裳,染在那块玉上。
  不知不觉中,那块玉已被染红。
  接着,异变突生!
  那些鲜血,竟然一点点的,全部渗进了那块玉当中!
  原本通体莹白温润的一块玉,瞬间变得一片血红!
  一道柔和的光芒,顺着那块玉散发出来,扫在楚墨流血的手腕上,鲜血顿时止住。
  接着,这块血玉上面的血色,渐渐消退,很快,就又恢复如初,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这一切,也没有任何人看见!
  过了很久,魔君才悠悠的张开双眼,那张向来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
  “终于还是没能战胜这狗日的七煞之毒。”
  “终于死了么?”
  “嘿,也罢……”
  “死,也算是一种解脱!”
  “蝶,我是不是……很快就可以见到你了?”
  魔君说着,那张在楚墨看来,还没小木屋可爱的刻板脸上,竟露出一丝极为柔和的笑容。
  接着,魔君的目光,便落在了自己胸前,那里……趴着一个人。
  正是楚墨。
  先是一怔,随即魔君便勃然大怒,直接坐起身,一把抓过楚墨的手腕,那道血痕,还有地上的血迹。
  以及……
  他才反应过来的……嘴里的血腥。
  魔君怎么可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混账!”
  “糊涂!”
  “简直就是混蛋!”
  “混蛋至极!”
  “这个小王八蛋,气死我了!”
  这时候,楚墨也悠悠转醒,依稀中看见魔君坐在那破口大骂。
  楚墨一脸虚弱,却露出一个笑脸,开口叫了句:“师父……”
  魔君的骂声戛然而止。
  然后,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楚墨。
  “师父,您又活了……真好!”楚墨一脸开心。
  “好个屁!”
  魔君直接站起身,一脚把楚墨踢到一旁,然后噼里啪啦,就是一顿打。
  一边骂一边打。
  “本尊用你同情?”
  “本尊用你可怜?”
  “本尊用你来救?”
  “你个蠢货!你是猪吗?”
  “猪都比你聪明!”
  “本尊要的是传承衣钵的人,不是一个血罐子!”
  “你能有多少血?”
  “你是不是傻?”
  “你特么的要是死了,你让我上哪找传人去?”
  “到时候我有什么脸面,去见列祖列宗?”
  “混蛋!”
  “混账!”
  骂着骂着,魔君有些骂不下去,也打不下去了。
  因为楚墨在笑!
  楚墨的确是在笑,师父骂他越凶,他就笑得越开心。
  虽说自从跟在魔君身边之后,挨揍挨骂简直家常便饭,都有些习以为常了。
  但每次挨骂挨揍,终归还是不开心的。
  可这一次,却是楚墨第一次,因为挨揍挨骂,而感到发自内心的开心。
  当魔君昏迷过去那一刻,楚墨甚至有种感觉,他的天……塌了!
  他从小就是个孤儿,不知父母是谁。
  魔君是这世上第二个,让楚墨觉得亲近,觉得可以依靠的人。
  第一个,是樊无敌!
  他的爷爷。
  魔君跟樊无敌又不一样,他冷酷无情,强势霸道,但却仿佛无所不能,就像是神一样。
  世俗中,绝大多数人,终其一生,怕是连一个会飞的修炼中人都见不到。
  但他楚墨,不但见到,而且还成为了这样的人的弟子。
  这是何等幸运的一件事情?
  尽管嘴上从不承认,但楚墨的心中,又何尝不知?
  别看魔君整天打他骂他,但对他也绝对是真的好!
  一天两天短时间,楚墨不知道那些元兽肉的功效,但这么长时间过去,他又怎能不知,那些元兽的肉,可以增强他的力量。
  天天打他,又何尝不是一种熬炼?让他的根骨体质,都更上一层楼!
  楚墨还能举出太多例子,可以证明自己的师父,表面看上去冷酷无情,但骨子里,对他却是关照到了极致!
  只是魔君用的方法,跟这世上,绝大多数的人都不一样。
  他不需要别人认同,不需要别人感激,甚至不需要别人知道!
  哪怕这个人,是他的徒弟!
  同样也不需要!
  这是一个骄傲到极致的人!
  没有人知道,魔君倒下那一瞬间,楚墨的心有多彷徨。
  也没人知道,看着魔君又恢复了正常,楚墨心中有多开心。
  “师父,怎么不打了?”楚墨瞪大眼睛,看着魔君,嘿嘿笑道。
  “滚一边去!”魔君看了一眼楚墨:“贱皮子!”
  转身走了。
  留下楚墨在那嘿嘿傻笑。
  这一次,魔君又走了四天。
  就在楚墨有些担心的时候,魔君扛着一头巨蟒回来了。
  尽管已经死了,但楚墨还是被这头巨蟒给吓了一跳。
  巨蟒足有成年壮汉的大腿那么粗,三四丈长,头上竟然生着一只朱红色的角!
  “这,这不是蟒,这是……蛟?”楚墨吃惊的问道。
  魔君看了一眼楚墨:“还算没笨到家!”
  楚墨早就习惯了魔君的打击,自动过滤不想听的话。
  “天呐,我居然能看见这东西,这是七阶的元兽了吧?”
  “您居然能杀死七阶的元兽……太厉害了!”
  楚墨一脸赞叹。
  魔君一脸嘲讽的看着楚墨:这种没见识的货,真是我徒弟?
  冷笑道:“杀它很难?”
  “那是,那是,对师父来说,自然是不难,师父最厉害!”楚墨也没多少诚意的拍了一记马屁。
  因为拍魔君马屁,风险极高,若是认真的拍,十有八九会挨揍。
  “我来收拾!”楚墨自告奋勇,其实是对这东西太好奇了。
  谁知魔君扫了他一眼:“你?就凭你现在的力量,连它一片鳞都弄不掉,一边呆着吧。”
  “小看我!”
  楚墨不服,一脸冷笑就冲上去了。
  魔君也不理他,自顾在那收拾这只蛟。
  结果,楚墨努力了半天,呲牙咧嘴的,但确连这蛟的一片鳞都没能弄掉,颓然放弃。
  喘着粗气,坐在一旁生闷气。
  但很快,楚墨就忘了这事儿,因为随着魔君的处理,楚墨发现,这只蛟身上……竟然有大量的血液。
  “师父……这玩意儿的血,对您没用?”楚墨好奇问道。
  “给你用的。”魔君淡淡说道。
  “你个白痴,之前失血过多,需要补。”
  楚墨顿时一脸感动。
  魔君面无表情,淡淡道:“你要是死了,我的传承也就断了。”
  “……”楚墨一脸无语,心道:自己的师父也真是够强大,不管多么温情的事情,到他嘴里,都能变得硬邦邦,一点感情都没有。
  “对了,那部心法,天意我意,你看了没有?”魔君忽然问道。
  楚墨摇摇头:“您不是不让我随便进您的房间么……”
  “那天我不是说过……”魔君一瞪眼,似乎下一刻就要揍人。
  楚墨一缩脖,连忙说道:“您说您死了以后……可您现在,不是活的好好的……咳咳……徒儿自然,自然是不能随便进您房间。”
  “哼!”魔君冷哼了一声,站起身,仔仔细细的洗干净手。
  回到房间,拿出一部薄薄的小册子,十分认真的递到楚墨手中。
  “这部天意我意,堪称这世上,最强大的心法!”
  “没有之一!”
  “虽然只有两卷半,但你若是能将这两卷半彻底悟透,足以保证你,在这世上,纵横无敌!”
  “这四象大陆上,最顶级的心法,修炼起来,速度也不及它十分之一!”
  “只可惜,它是有缺的,若是完整的……”
  魔君十分罕有的当着楚墨的面,叹息了一声,脸上露出不加掩饰的遗憾之色。
  楚墨小心接过,心里奇怪:得是一本什么样的功法,能让师父露出这种表情?
  抱着好奇的心思,楚墨翻开了这本薄册子的第一页。
  “第一卷,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