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暗无天日-利来app登录


小说:弑天刃  作者:小刀锋利
推荐阅读:太古神王 巫神纪 神藏 大主宰 雪鹰领主 天域苍穹 绝世天君 焚天之怒 五行天 玄界之门 
  楚墨再次飞上高天,连跟爷爷告别都来不及。
  不过心中也明白,经过魔君这么一吓唬,赵洪志基本上是不敢来找爷爷麻烦了。
  甚至如果爷爷再领兵出战的话,赵洪志还得派门下的弟子暗中保护好爷爷。
  因为魔君可是说过,哪怕在战场上,爷爷出了什么意外,也要算在赵洪志的头上。
  楚墨心中也不得不佩服魔君的手段,当真高明。
  看来‘恶人还需恶人磨’,这话一点都不假。
  魔君带着楚墨一路飞行,朝着落日的西方,一连飞了三天。
  一开始楚墨还能大致知道自身所处的方位,但一天之后,他就完全迷糊了。
  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终于,魔君在一片苍茫大山上方,停下脚步。
  随后,两人落在其中一座苍翠的大山之上。
  楚墨在天空中就看得清楚,这片大山,方圆足有万里!
  放眼望去,群山绵延起伏,气势恢宏,纵然在高天之上,也完全望不到尽头。
  他甚至没听说过,这世上还有这样一片群山。
  而他们现在所处的方位,在这片群山的中心。
  魔君将楚墨放下之后,也不知从哪拿出一把锯、一个斧头、一个锤子,还有一些其他木匠用的工具;以及一些火镰、米面之类的生活用品。
  随意的扔在楚墨面前:“去,自己搭一座木屋。”
  “师父,您这东西从哪变出来的?”楚墨一脸好奇的看着魔君。
  “哪那么多疑问?”魔君冷冷回了一句,然后,身形一闪,竟然直接消失了踪影。
  “师父您要去哪?”见魔君离去,楚墨不由有些心慌。
  这深山老林的,天知道里面都有什么猛兽?
  再说他虽然从小在军中长大,会的东西也不算少。
  可搭木屋这种事情,却是一点经验也没有啊。
  “师父……师父……这木屋怎么搭啊?”
  楚墨扯着嗓子,大声喊道。
  声音传出老远,群山中传来阵阵回音。
  魔君的声音,不知从多远的方向传来:“随便你,反正你住!”
  “我……”楚墨这次是真的彻底无语了。
  摊上这样一个师父,还能有什么办法?
  看了看地上那一堆常见的木匠工具,楚墨嘴角抽搐得很厉害,忍不住咕哝道:“从哪变出来的?难道师父从前是个木匠?”
  这座大山上,参天大树随处可见。
  楚墨几乎不用挪动脚步,就地取材就行了。
  接下来,拜了高人为师的楚墨,就开始了他笨拙的木工生涯。
  第一天,各种大树倒是被放倒了不少。
  可接下来要怎么干,他是完全没有头绪。
  第二天用了大半天的时间,胡乱搭了一个三角窝棚,结果还被一场大雨前的狂风给直接吹倒。
  接着大雨如期而至,要不是楚墨提前找了一个山洞,恐怕那些米面之类的食物,都要被彻底浇湿。
  楚墨坐在黑漆漆的山洞里面,呆呆的看着那个七零八落的窝棚,一脸沮丧,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连晚饭都没心情吃。
  第三天起,一大早,阳光明媚,驱散晨露,山林中的空气极为新鲜。
  楚墨迷迷糊糊的从山洞里爬出来,却发现眼前多了一栋十分精美的木屋。
  木屋虽然不算很大,但也绝对够几个人住。
  楚墨揉揉眼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见的。
  接着,便看见魔君坐在木屋门口的一个小木墩上,正拾掇着一只他从未见过的巨大野兽。
  “师……师父,这木屋是您建的?”楚墨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
  “哼,你当别人都像你那么蠢?连个木屋都建不好!”魔君冷冷回了一句,问道:“会做饭不?”
  楚墨点点头:“会!”
  “哦?”魔君扫了一眼楚墨:“我讨厌说谎!”
  “我没说谎!”楚墨怒道:“我从小就在军中长大,爷爷每次上阵之前,都把我放到火头军那里,早就学会了做饭!”
  “而且,我的厨艺好着呢!”
  “哦。”魔君淡淡的应了一声:“去把这肉做了。”
  “还有,我说一段口诀,饭做好之后,你要背诵下来,我会考校。”
  说着,魔君直接念出一段口诀来。
  这段口诀,生涩拗口,虽然才三百来字,但有很多字,楚墨甚至是第一次听。
  既不知道怎么写,也完全不明白什么意思。
  不过魔君念了一遍之后,竟然就闭上了嘴巴,转身进了木屋。
  “这间是我的,没经过我允许,不许进来,你的在那边,中间是厨房。”
  魔君说着,咣当一声,把门关上。
  留下楚墨一个,对着一只巨大的猛兽尸体发傻。
  做饭做菜……这个自然没问题。
  可那段口诀……他连三十个字都没记住!
  而师父竟然说做好饭之后就要考校……
  能不能别这么过分啊!
  楚墨冲着魔君的房间说道:“师父……能再说一遍不?好多字,我不明白什么意思,也不会写啊!”
  魔君的房间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任凭楚墨怎么喊,也都没动静。
  楚墨怒了,干脆走过去,想要推门而入。
  但刚到门口,却感觉到仿佛有一堵无形的墙壁,直接将他给弹了回来。
  楚墨彻底傻眼了,感情还有防御,那他刚才喊那半天,魔君可能连听都没听到。
  或者是根本就懒得听!
  楚墨呆了半晌,然后咕哝道:“哼,不说就不说,我自己慢慢回想!我还就不信了!”
  随后,楚墨一边做饭,一边不断回忆着魔君说的那段口诀。
  能被魔君一眼看好,楚墨的天资自然无需多说,灵性也是相当的足。
  麻利的将这些肉处理好,洗净之后,开始下锅。
  不得不佩服魔君的能力,一夜之间,建起的这座木屋,相当完善。
  厨房中各种调料应有尽有。
  楚墨很是好奇,自己的师父,到底是从哪变出来的这些东西,难道他有传说中的储物戒指?
  “这世上真有那种东西不成?”楚墨很想问师父,不过估摸着问了也白问,魔君肯定是不会回答他的。
  很快,香气飘出来,弥漫了整个木屋。
  当饭也熟了的那一刻,魔君的房门,吱呀一声打开,露出魔君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苍白的脸。
  “真准时!”楚墨在心里赞了一句。
  不过魔君接下来的话,就让楚墨的所有好心情,顿时化为乌有。
  “口诀呢?背诵下来没有?”
  “我……”楚墨看着魔君那张冰冷的脸,心中腹诽着:简直没点人情味。
  “我只背下来一多半……”
  楚墨说着,便开始背诵起来。
  他的记忆还是很强大的,虽然有些磕磕绊绊的,但也成功将那段口诀背诵出了一大半。
  这种能力,若是放在世俗中,哪怕是最顶级的书院,恐怕也要被当做天才。
  因为魔君从头到尾,就只说了一遍,还有很多字生涩难懂。
  楚墨是根本就不懂!
  这样的情况下,还能背诵出一大半,哪怕是最苛责的老师,想必也要称赞几声。
  楚墨也多少有些自得。
  不过……
  在魔君这里。
  永远不会有称赞。
  砰!
  楚墨感觉自己屁股顿时一阵火辣辣的疼痛,然后他的身子,不知不觉的飞了起来。
  顺着开启的木屋窗子,飞了出去。
  直接落在距离木屋数百米的一个泉眼边上,狠狠摔在地上。
  屁股差点被摔成八瓣!
  亏着泉眼边上的土地,都是那种松软的泥土,若是落在石头上,恐怕就直接摔死了。
  接着,两只巨大的木桶,凭空飞来,落在楚墨身边。
  魔君的声音,在楚墨耳边响起:“蠢的跟猪似的,还有脸得意?今天这只是最轻的教训,我再说一遍,你若还不能完全记住,苦日子还在后面!”
  “太过分了!”楚墨揉着屁股,站起来怒道:“你这根本就是在折磨人!哪有你这么当师父的?”
  不过魔君根本就不理他这茬,那段口诀,再次响起。
  楚墨有心再抱怨几句,但听见口诀,却立马闭上了嘴巴。
  因为魔君的手段,他不是没领教过……知道那是个冷血无情的家伙。
  之前还能死挺着不低头,但现在……却是彻底落到他手上了。
  很快,魔君将那段口诀念完。
  “晚饭前,要还是不能完全记住,先打一顿,然后晚饭你也不用吃了!”
  “但你得做!”
  “先提两桶水上来!”
  楚墨两眼一翻,差点昏过去。
  觉得这日子简直就没法过了,暗无天日啊!
  提着两大桶水回到木屋那里,楚墨走进厨房一看,鼻子差点气歪了。
  他做出来的饭和肉,竟然一点汤水都没剩!
  楚墨的倔劲儿也上来了,心说:不给我吃是吧?我还就不吃了呢!
  当下坐在那里,开始默默背诵起那段口诀来。
  很快,夕阳西下,到了该做晚饭的时候了。
  魔君再次从房间里走出,那张脸依旧刻板严肃,看着楚墨:“背给我听!”
  楚墨也不看他,直接开始背诵。
  不得不说,经过魔君这么一刺激,楚墨的记忆能力,在不知不觉中,竟然增强了几分。
  就连楚墨自己,都感觉到了。
  三百来个字,这一次,只错了三个字!
  真的已经相当可以了!
  不过……
  “知道自己有多笨了?”魔君冷哼一声,拎着楚墨出门,就是一顿胖揍。
  揍完之后,除了脸没事,楚墨浑身上下都跟被撕碎了了一般。
  “一会爬起来给我做饭!”
  魔君扔下这句话,转身直接回了房间。
  楚墨趴在地上,连动都不想动一下,呲牙咧嘴的咕哝道:“这世上最严苛的老师,也没你这样的……哎呦,你也就是我师父,嘶嘶……疼死我了!”
  那种疼痛,简直深入灵魂,但偏偏的,一点致命伤都没有!
  甚至表面上都看不太出来。
  但神奇的是,一会的功夫,疼痛感居然就消失了。
  只是那种感觉,楚墨却连回忆都不愿。
  太可怕!
  当晚,楚墨依然没能吃到饭,给魔君做好了饭之后,就被赶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同时,扔给他一部厚厚的典籍,还有一张干巴巴的大饼,也不知是从哪弄出来的,神奇的很。
  “这是一部字典!”
  “背下来!”
  “以后别为自己不识字找借口!”
  ------------
  每一章都这么大,怎么忍心不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