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一脚踹飞-利来app登录


小说:弑天刃  作者:小刀锋利
推荐阅读:太古神王 巫神纪 神藏 大主宰 雪鹰领主 天域苍穹 绝世天君 焚天之怒 五行天 玄界之门 
  樊无敌坐在那,脊梁挺得很直,一张脸,也看不出丝毫畏惧。
  “你说话啊!”赵洪志面目狰狞的喝道。
  樊无敌这时,发出一声嗤笑,一脸轻蔑的看着赵洪志:“我还有什么好说的?你就是一个忘恩负义的无耻小人!”
  “我现在最后悔的,就是当年救了你这无耻的东西!”
  “一件根本没有发生过,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能被你放大到杀人灭口的地步,你这种垃圾,老夫生平仅见!”
  “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如果老夫猜的没错,我那可怜的孙子,恐怕已经死在你的手上了吧?”
  “老夫真是瞎了眼,当年救了你这么一个禽兽不如的东西,还为你保守了这么多年的秘密!”
  “老夫没能死在战场上,没能死在敌人的刀下,反倒死在你这个无耻之徒的手中……当真是自作自受!”
  “只是可怜,我那孙儿,单纯质朴,善良孝顺,又天资卓绝,竟也死在你这畜生手中!”
  樊无敌说着,一直如钢铁般坚硬的脸上,忍不住流下两行泪水。
  屋顶上的楚墨,此刻也是心痛不已。他真的很想大喊一声:爷爷,孙儿在这里!
  孙儿还活着!
  但却不能!
  想要彻底惊走赵洪志这小人,暂时解决掉这后患;想要让他夜不能寐,经常被噩梦惊醒;想要在未来的日子,自己能够安稳的修炼……就绝不能在这时候,暴露自己的行踪。
  “什么一件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你知道长生天中,有多少人在盯着我的位置吗?”
  “还有,有一件事,你大可放心,你那废物孙子,暂时还活着呢,不过……嘿嘿!”
  “恐怕他,也命不久矣!”
  赵洪志说到此处,脸上露出一抹得意之色。
  “你那孙子,虽然是个经脉堵塞的废物,但基础……却相当扎实!”
  “我原本打算让我最心爱的小徒弟上去结果了他,却没想到,我那八岁就已经踏入元关的天才小徒弟,实战经验,却是有些不堪……”
  “差一点,就被你孙子给废了,还好,你那孙子宅心仁厚,好几次机会,都被他自己放弃了!”
  “哈哈哈哈!”
  樊无敌一双眸子,射出冰冷的目光,看着赵洪志道:“无耻!”
  “嘿,这算什么无耻?只能说你孙子太笨!”
  “妇人之仁!”
  “不过,那小畜生也当真了得,凭借二层的元气,竟然硬生生的将我小徒弟给压制住了!”
  “若不是他经脉堵塞,还真的称得上是个天才!”
  樊无敌这时候,已经不屑去解释楚墨经脉从来就没有堵塞过的事实了。
  脸上露出骄傲之色,冷笑道:“我孙子本来就是真正的天才!”
  “那又如何呢?”
  赵洪志冷笑道:“还不是被我暗中用了一点手段,打了一道劲力在我徒弟身体中,就给算计了?”
  “我那小徒弟也是争气,反应极快,一掌拍飞了你孙子!”
  “而且,我那宝贝徒弟,用的可是血煞掌!”
  “哈哈,血煞掌你听说过吗?中者必死,哈哈哈!”
  赵洪志狂笑起来,那张原本儒雅的脸,此刻都显得十分扭曲。
  “畜生!”樊无敌一双虎目,怒视着赵洪志。
  老爷子已经怒到极致,额头上,青筋都完全暴起。
  房顶上,楚墨的脸上露出几分惊讶之色,不过旋即,便平静下来,甚至没有去看魔君。
  不用问,这件事,魔君肯定知道!
  但他却没说……
  还是那句话,败就是败,若是自己足够强大,就算七长老暗中帮忙,又能如何?
  自己照样能击败那阴险狡诈的小东西!
  若是自己有魔君的实力,连七长老,都能轻易的一巴掌拍死!
  说到底……还是自己实力不济!
  怪不得别人。
  楚墨生平第一次,痛恨自己实力太弱。
  也是第一次,生出了无比强烈的……想要变强的念头。
  魔君倒是看了一眼楚墨,淡淡说道:“那什么狗屁血煞掌,我早就给你解了!”
  楚墨没吱声,但心中,却流过一阵暖流。
  两人的对话,不知为何,完全没有传到下面的房间中去。
  这显然又是魔君的手段。
  房间中,赵洪志的面目依然狰狞扭曲,眸子里光芒闪烁不定,似乎在为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找足充分的理由。
  手刃救命恩人!
  这种事情,只要良心还没有泯灭到极致,哪怕只剩下一点点,肯定都很难下得去手。
  樊无敌一脸嘲讽的看着赵洪志:“你这忘恩负义狼心狗肺的畜生,杀人灭口,还需要找什么狗屁的理由?”
  “知道我孙子还活着,我心甚慰!”
  “你放心,我孙子命大的很,他是不会死的!”
  “今天你杀了我,有朝一日,我孙子必然会杀上长生天,亲手砍下你的脑袋为我报仇!”
  “来吧,畜生,来杀你的救命恩人吧!”
  老爷子说着,腾的一下站起身来,一双虎目,绽放出无比锐利的光芒,刺向赵洪志的眼睛。
  “老夫要亲眼看着你动手!”
  “动手啊!”
  “你还犹豫什么?”
  “你这种良心早就被狗吃了的畜生,也会为手刃恩人这种事纠结?”
  樊无敌性情刚烈无比,纵然境界比赵洪志低了太多,但那气势,却是十个赵洪志也生不出的!
  明知今晚是个必死之局,完全没有表现出丝毫惧意。
  从始至终,在气势上完全碾压赵洪志。
  “好,老东西,你竟敢这么污蔑一个长生天位高权重的长老?”
  “你该死!”
  赵洪志怒喝一声,抬起手,朝着樊无敌的面门一掌劈去。
  这一掌,赵洪志直接用了全力,就算是一块巨石,也能被他轻易的劈成两半!
  人的脑袋再硬,也是不如石头的。
  眼看着樊无敌就要死在这无耻之徒手中。
  噗嗤!
  一声不屑的轻笑,突然自房顶传出。
  这声轻笑,虽是在笑,但却冰冷无比!
  赵洪志那只劈向樊无敌面门的手掌,堪堪的停在樊无敌的眉心三寸。
  他的眼中,骤然露出无尽的惊骇之色。
  一滴汗,顺着赵洪志的额头,滴落下来,掉到半空,竟然也诡异的停在那里。
  时间,在这一刻,竟然直接被凝固住了。
  一道黑色的身影,十分突兀的出现在房间中。
  赵洪志一双眼中,露出无尽的恐惧之色,因为他很清楚,自己遇上了了不得的高手!
  他不由望向樊无敌,若是可以开口,他一定会破口大骂樊无敌这个老骗子!
  家中竟然隐藏着一个如此恐怖的强者!
  那边老爷子樊无敌也不能动,看见房间里突然间多出来的这个黑衣人,眼里也露出惊讶之色。
  因为,他也不认识这人!
  这黑衣人,自然就是魔君,他来到赵洪志的面前,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两个大耳光!
  啪!
  啪!
  那清脆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直接传出去老远。
  “本尊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坏人!”
  “心狠手辣!”
  “作恶多端!”
  “强横霸道!”
  “直到遇见你,本尊发突然间发现,跟你比起来,本尊竟然是这天底下少有的大善人!”
  那边正悄悄掀开一块瓦,偷窥屋中情况的楚墨,差点从房顶直接掉下去。
  一脸无语的表情,心道:你是大善人?虽然比赵洪志这种伪君子不知强多少倍,可你依然也是一个坏人!
  魔君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房顶,然后看着身不能动口不能言的赵洪志,抬起手,又是狠狠一巴掌,这一巴掌,差点将赵洪志的脸给抽烂。
  这几天在楚墨那小子那里受的气,到此刻,才终于发泄出来几分。
  “本尊就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不要脸的东西!”
  啪!
  又是一巴掌。
  “伪君子这三个字用在你头上,都玷污了君子那两个字!”
  啪!
  “就算是伪的……好歹也有君子那一面。”
  “而你?”
  啪!
  “你就是一个垃圾!”
  “你爹妈究竟是什么物种?能生出你这么一个玩意?
  “当初怎么就没直接把你给掐死?”
  啪!
  “你这种垃圾的存在,简直把坏人的名声给败坏到家了!”
  啪啪啪!
  又是一通耳光抽过去。
  赵洪志两遍的脸颊,已经彻底被抽烂。
  嘴巴里的牙齿,早已经被打得七零八落,估计已经没有一颗是完好的了。
  魔君的手段极为可怕,正常情况下,这么狠的一顿耳光抽过去,就算没抽死,也绝对把人抽得昏死过去。
  但赵洪志的神智,偏偏无比的清醒,一双眼中的表情,也相当丰富。
  从一开始的震惊、恐惧,到随后的哀求,再到最后的绝望。
  楚墨在房顶之上,都看得真真切切,心中大为畅快,恨不能抽赵洪志那人,是他自己。
  房间里,老爷子樊无敌虽然对这个不速之客充满不解,但眼中却同样露出畅快淋漓的表情。
  若是能说话,他必然会大声叫好!
  这一顿耳光,简直抽得太爽了!
  大快人心!
  魔君这一通狠抽,也将在楚墨那里受的气发泄得差不多了。
  眸光森冷的看着赵洪志说道:“你这畜生,本该一掌拍死你了事,但我却怕脏了自己的手!”
  那边赵洪志心中一万头元兽奔腾而过,哀嚎不已:您要真怕脏了自己的手,何必抽我这一顿耳光。
  不过他也从对方话语中,听出对方不想杀他,心中顿时升起生的希望。
  只要能活着,就有希望!
  不过随即,魔君便给他浇了一头冷水。
  “我虽然不杀你,但你今天的丑行,你做过的那些丑事,我却全都了然于胸!”
  “这个人,是我罩着的!”
  “回头他若是出了半点差错……”
  “哪怕是死在战场,我也一定会去长生天,把你给揪出来,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再把你做过的那些丑事,一一公之于众,让天下人,知道你这长生天的长老,是个什么狗东西!”
  “你若不信,尽管尝试!”
  “现在,给我滚!”
  说着,魔君一脚踹在赵洪志的屁股上,顺着樊无敌的窗户,直接踢飞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