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五章 山从云中坠-利来app登录


小说:天决战场  作者:墨子逸
  天决战场第一卷旧日换新天第七百九十五章山从云中坠五岳扇乃是齐家至宝,原本是齐家上一任家主随身携带的法器,在老家主仙逝之后,这宝贝自然传给了当代家主。在德城一战之后,神庭与齐家出现了难以化解的矛盾,但尚未完全撕破脸皮,齐家派出宗亲齐泓奕接手德城事宜,家主便将这宝扇暂且赐予了齐泓奕,算是给他一张自保的底牌。
  谁知其后神庭翻脸,在齐泓奕去往德城的路上便出手截杀,在齐家众多门客拼死护卫下,齐泓奕侥幸从神庭的围堵之中突围,却被神庭司命一路追赶到,不得不跑西海之上。齐泓奕干脆一咬牙,直接登上了禁地虫岛。
  虫岛之上,齐泓奕遇到了姜陵等人,也发现了虫岛圣山的秘密,却被神庭司命赵邢煜拦住截杀,齐泓奕是玄极下境,而赵邢卓可是玄极中境,一手九渊青烛杀伤力极强,原本齐泓奕对上他毫无胜算,但齐泓奕硬是挥动五岳扇唤出一座大山,让赵邢煜也吃了不小的苦头。
  但以齐泓奕的修为,也仅能唤出一座“庚良”而已。
  即便是齐家宗亲之中修为境界数一数二的齐泓钲,也仅能唤出三座山,但已经足够他打败大部分的同境界高手。
  此时第三座山便压下来了。
  此山名为“霄狱”。
  与前两座绿意盎然,神俊灵动的山相比,这座霄狱山外貌显得有些吓人。
  这座高耸的山上面没有绿树红花,也没有飞禽走兽,有的只是陡峭的岩壁和棱角锋利的巨石。这座霄狱山仿佛矗立在荒漠之中,被刀斧一般的飞沙磨砺了千百年,几乎找不到一个圆润的边角,连飞鸟亦不能立于其上。
  它并不雄伟,却阴森慑人,它直插云霄,如同一把开天的剑。
  “这是什么山,怎么如此锋利。”派恩眨了眨眼睛,没想到只是盯着看了一会竟是觉得瞳孔有些刺痛,他急忙厉声向属下呼喊道:“不要盯着那座山看!小心瞎了眼!”
  “直达云霄的炼狱么?”姜陵看着这座从天而降的山,抽出了一把剑,这把剑薄如蝉翼,在这座凌厉的山岳面前仿佛脆的不堪一击。
  姜陵举剑向天,狂风在他身边骤起。
  霄狱呼啸而下,劲风平地而生。
  风儿盘旋着,速度越来越快,卷起砂石泥土,卷得漫天罡风。
  霄狱被狂风所阻,下落的速度逐渐降低,但依然很快,似乎马上就要砸到姜陵头上。
  城墙上一位站位靠前士卒被狂风卷得张不开眼,下一刻他感觉手掌一松,自己手中的长剑脱手而出,被狂风卷走了。
  “我的剑!”那士卒叫喊一声,心中叫苦,心想作为一位战士连兵器都没拿稳,岂不是要被将军责骂。
  可派恩眉头一皱,轻喝一声:“把手中的剑都扔出去!”
  周围士卒先是一愣,但下一刻皆是执行命令,将手中的剑扔进旋风之中。
  “扶摇而上九万里!”
  狂风卷动上百把剑,和这一座剑山撞在了一起。
  激烈的撞击声连绵不绝,那些士卒的长剑转瞬间断裂无数,但碎开的刃片继续被狂风卷动,继续冲击着霄狱山。
  百余把剑变成了无数的碎片,化成一道银色飓风,冲天而起。
  数秒之后,刺耳的撞击声终于停止,霄狱山消失无踪,剩余的风力继续冲天而去,将天上的云层搅碎。
  “好决绝的扶摇剑。”石田左靖赞许点头,而后再挥扇:“第四座,蜀候。”
  又一座山从天而降,这山磅礴大气,巍然无比,山岳一出,连太阳都变得暗淡几分。
  如此巨大的一座山,别说是砸在人身上,就是砸向葫芦城,也足够砸塌半边城墙。
  “竟能唤出第四座!”瓦罗瞳孔紧缩,他曾经阅读过风隐大陆的一些有关齐家的资料和逸闻,知道这五岳扇远不是拿到手就能用,就算你有足够的修为,念池深厚,也得能参悟这五岳扇的玄奥才能使出。
  除了前任齐家家主可以唤出五岳以外,当代齐家一众高手,轮流携带五岳扇参透了几年,就是当代家主最多也就能唤出四座山岳。
  这石田左靖拿到五岳扇能有多长时间,竟已经可以唤出四座山岳了?
  这蜀候如此巍峨庞大,圣师真的挡得下么?
  头顶巨山遮天蔽日,姜陵也感到了压力,他身上金光闪动,一把玉如意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这座蜀候已经来到了姜陵头顶。
  在城墙上观望的众人,已经看不到姜陵的身影了。
  派恩双手扣在城墙上,眸露惊愕,难不成神庭圣师就要被碾死在这里了
  下一刻,派恩面色微变。
  那巨大的蜀候山,竟是渐渐的升了起来。
  一个浑身绽放金光、高大魁梧的巨人将山岳扛了起来!
  派恩目瞪口呆,其余士卒有的惊骇得跪在了地上,以为自己见到了神明。
  那巨人身高数十丈,双腿陷进地面,渐渐直起腰身,将山岳扛起,然后朝着石田左靖扔了出去。
  石田左靖面色不变,这座山由他的念气所化,自然伤不到他,只是也再难用这座山去攻击姜陵了。
  他再次打开折扇,巨大的蜀候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回到了扇面上,融回画作之中。
  “还会唤出第五座么!?”瓦罗紧盯着石田左靖,不相信他能将第五座山岳唤出来。
  石田左靖没有再扇动折扇,只是抹了一把嘴角溢出的血迹,口中轻吐:“第五座,天虬。”
  “什么!?”瓦罗大惊,可是他并没有看到石田左靖汇聚念力,难不成他只是在唬人?
  下方的姜陵看了一眼那扇面,发现上面少了一座山。
  或者说,石田左靖已经唤出的第五座山。
  姜陵猜到了什么,他抬起头,看到了一道流光从天而降。
  那光点越来越大,越来越亮。
  那是一座从这个世界的最高处落下的山峰。
  那是一座因为与空气的激烈摩擦已经熊熊燃烧起来的山峰。
  那是石田左靖从一开始便唤出的山峰!
  它比庚良出现的还要早,
  它已经下坠了很久,它的速度已经来到了一个恐怖的水平!
  派恩瞳孔颤栗,嘴唇发干,他压制住心中的恐惧,声音嘶哑地对士卒急切吼道:“退下城墙!你们快退!”
  瓦罗双眸震撼,看着那笔直落下,转瞬千丈的山峰,心头猛然一紧,一股冰冷的绝望之感扩散全身。
  “这石田左靖还真有几分本事。”冷血桀骜的紫霄星官这一刻都停下了动作,眼眸震惊地看着这座将空气都撕扯扭曲的山岳。
  金阙星官瞥了一眼,眸色肃然,若是换他来接这座山,恐怕也只有被碾成齑粉的下场。
  “圣师!”奥菲拉急忙送出一分念力试图阻截天虬山,但她的念力在撞到天虬山之后便瞬间瓦解,如同把雪团扔进了熔岩之中一般。
  由于速度太快,那呼啸声已经达到了一种人耳难以忍受的程度,一些撤退的较慢的士卒皆是耳洞飙血,极为痛苦。
  这是落下的是一座山,更像是一颗从天外砸下的彗星。
  从姜陵发现它到它落下,中间不过是两三秒的时间。
  那仿佛力大无穷可摘日月的金色神兵撑开双臂,但下一瞬便被天虬淹没,一秒都没能坚持住。
  嘭!
  大地剧烈颤动,瞬间炸开无数沟壑蔓延出去,砂石崩溅,尘土飞扬。葫芦城坚固的城墙都出现了裂痕,甚至开始倾斜,若不是派恩和瓦罗拼命护住城墙,恐怕这城墙会被直接震塌。正从城墙上撤下的士卒摔倒一片,已经撤出数里的杰诺士卒也感受到了大地颤抖,那些在沙场驰骋的战马都不受控制,慌乱逃窜。
  “圣…圣师…”瓦罗看着落地的天虬山,瞳孔收缩,面色苍白,他竟是感应不到姜陵的气息了。
  是啊,如此恐怖的一座山,一座从九霄坠的山,谁能挡得住啊。
  “死了?”看着那依旧燃烧、陷入地面不知多深的山岳,派恩心脏仿佛都要停止了,他虽然不喜欢这位名叫姜陵的天行者,但他可是神子看中的救世之人啊。他真的就这么死了?
  “你接不下这座山。”石田左靖平静道。
  “我确实接不下。”姜陵的声音在一旁响起:“但我也没有必要去接。”
  石田左靖眼眸里露出一丝骄傲,随后道:“是啊,生死之战,怎么赢得胜利才是关键,没必要分出强弱。”
  “强弱也并非是力量的简单对拼。”姜陵并不赞同石田左靖的说法,他说道:“按照你的理论,拳击或者其他的对抗比赛,两个人应该站着不动互相挥拳,躲一下就算输。”
  “也是。”石田左靖转过身,看向出现在自己身后的姜陵,有些羡慕道:“空间法术不是谁都能学会的,用在这里也是理所应当的。”
  “我承认你这一招很强,我愿称之为攻击力最强的念气功法。”姜陵手中攥着一块金色的砖头,很是认真道:“但我都接了你四座山了,也该你接我一招了。”
  “我也接不下你这一招。”石田左靖看着姜陵,有些惭愧道:“我本不想用这个的…”
  姜陵挥动天门石,划过一道流光,砸向了石田左靖的脸。
  配合空间法术和神力,姜陵这一招的速度不比下坠的天虬山慢多少。
  就算是南宫的烟云步也绝对来不及闪避,即使那开了挂的安德森站在这里,他也不可能躲开。
  但姜陵,打空了。
  石田左靖的身影瞬间消失不见!没有一点运动轨迹!
  姜陵眼眸瞬间瞪大。
  一个巴掌拍在了姜陵的后心,姜陵如同被一辆急速飞驰的列车给撞了一般,身体瞬间倒飞,轰得一声撞进了天虬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