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万剑归宗在你手中,定然能发扬光大-利来app登录


小说:悟性满级:剑阁观剑六十年  作者:我不是小号
  不一会,大堂中已经传遍消息。
  墨家老祖旧友来访,出手就是一块上品灵石的豪礼。
  听到一块上品灵石,不少人都是面上露出羡慕表情来。
  宗门修行者有宗门供养,修为到高深处,完全不用为灵石资粮发愁。
  家族修士和那些资质不够的散修,修行之路就艰难的多。
  一块灵石,一位培元期三四重的散修能用上半年。
  上品灵石,这等宝物,整个青木镇上都不一定有一块。
  化名万剑老祖的墨渊与韩牧野被请上正席位置。
  墨家一众高手都围坐左右。
  墨家家主墨云腾乃是凝气三重高手,此时也小心翼翼的陪坐在偏位。
  他看这位万剑老祖修为似乎只有培元巅峰,其弟子更是连培元三重都没到。
  可想想这也不可能。
  能随手拿出上品灵石的强者,定是修为精深至极,显露的修为,只是为了不惊世骇俗。
  或许,万剑老祖已经是筑基,乃至,地境?
  要是能结交上这样的强者,墨家,就此一飞冲天,不在话下!
  心中火热,墨云腾和一众墨家人更加殷切,围拢墨渊攀谈,好不热情。
  墨渊只是随口问几句,墨云腾他们就将自己家族崛起,族中强者等情况事无巨细的介绍。
  墨渊时不时问几句话,总是点在关键处,让墨家人感慨,这位果然是前辈高人,看的如此透彻。
  便是有些修行上的事情,修行界的故事,墨渊随口提几句,都让众人感觉受益匪浅。
  “我家师尊云游天下,现下也有归隐之意,青木镇这地方,景致倒是不错。”
  坐在一旁的韩牧野有意无意开口。
  归隐!
  墨云腾面上露出喜色,连忙一躬身:“老祖,我墨家在青木镇上可称第一家族,若是老祖在青木镇隐居,一应起居,我墨家都能照顾妥帖。”
  韩牧野转头看向墨渊。
  这是他们之前商量好的。
  墨家要扯墨渊的虎皮,他若是以墨渊身份归来,让人知道墨渊只是个没有踏入凝气的垂垂老者,恐怕会戳破了墨家的虎皮,让墨家声势衰落。
  倒不如化名归来,做个客卿供奉,将余下的时光留在墨家。
  反正两百年时光,已经没有人认识他。
  听到墨云腾的话,墨渊没有直接点头,只是呵呵一笑,淡淡道:“此事再说吧,看缘分。”
  他越是如此,墨云腾和身后人心中越是热切。
  说不定墨家再多些诚意,就能打动这位强者,甘愿留在墨家?
  墨云腾刚准备增加些筹码,门口传来喧哗之声。
  孙家新人到了。
  “呵呵,你们快接亲吧,莫要管我。”墨渊笑着摆摆手。
  “这等喜庆事情要办的热闹,我看着也喜欢。”
  听到墨渊的话,墨云腾眼睛一亮。
  上了年纪的人都是这样,喜欢看后辈热热闹闹,一片兴旺样子。
  这位老祖真将墨家看的亲厚,才会这样说。
  只要这场亲事办的漂亮,说不定就能让万剑老祖动了留在墨家的心思。
  “前辈说的是,那晚辈就先去接亲。”
  墨云腾向墨渊一躬身,领着墨家人大步离去。
  整个大堂中宾客,也跟着走出去。
  “哎,墨家能强盛如此,我心里也是欢喜。”空荡荡大堂中,墨渊转头看向挂着红绸的廊柱,还有高悬的喜字,低声开口。
  “将万剑归宗传下,回故乡看看,两件事,我的心愿都达成了。”
  “而且,这两件事都超出我的预想。”
  “牧野你绝对是个修剑的奇才,万剑归宗在你手中,定然能发扬光大。”
  “墨家如此兴盛,我再出手调教几个后辈,此生,便是无憾了。”
  说着,墨渊将腰间悬着的长剑解下,放在桌面上。
  “牧野,让你假扮我弟子,我这随身的佩剑,就当是给你的酬谢。”
  “还有,这丹药你收下。”
  那个装着增加一年寿元丹药的玉瓶,也放在桌面上。
  “前辈,这些都是你有用之物。”韩牧野摇摇头,低声说道。
  墨渊一笑道:“什么有用无用,我都看透,你还看不透?”
  韩牧野还想说话,墨渊沉声道:“快收下,莫让外人看到。”
  门口处,喧闹声已经近了。
  韩牧野点点头,伸手将玉瓶收了,然后双手捧住长剑,手掌,按在剑柄上。
  “嗡——”
  一声只有他听到的轻响,原本对他抗拒的长剑轻轻震鸣。
  一幅幅画面在韩牧野的脑海之中闪现。
  千锤百炼的锻造。
  少年意气的舞剑。
  数百种剑术的修行。
  誓要创造出倾天一剑的豪言。
  蹉跎两百年,剑气凝成,却无力御使。
  韩牧野感觉到,长剑之中,有着快要凝成剑意的浑厚剑气在流转。
  这剑气,是墨渊倾尽一生所温养。
  可这剑气,墨渊因为年老体衰,已经无力御使。
  韩牧野的手掌轻轻松开剑柄。
  他已经从这名为青冥的长剑上领悟到近百种剑术。
  但他不忍将剑中的剑气收取。
  这剑气,是墨渊的一生。
  如果收取了这剑气,这柄剑,就与墨渊从此断了联系。
  大堂之中欢腾一片,墨渊坐在那,笑呵呵看着,来人敬酒,也是不拒。
  特别是那一对穿着红衣的新人上前跪拜施礼,墨渊长笑,上前搀扶。
  “祖爷爷我也没有什么好送的。”
  “这样,过几日,你们来,我教你们几手拿得出手的剑术。”捋着长须,墨渊满脸都是笑意。
  他的话让墨家人惊喜。
  很明显,这位老人家愿意留下了,哪怕是暂时的。
  “还不快谢谢祖爷爷。”墨云腾忙低喝,让自家的儿子儿媳给墨渊磕头。
  不远处,送亲的那些宾客中,有几人冷眼看着这一幕。
  “蒋恒师兄,这位什么万剑老祖什么来头?”一位外罩红杉,内衬薄甲的中年沉声问道。
  名叫蒋恒的短须中年双目之中透出一丝精光。
  “脚步虚浮,双目浑浊,分明是寿元将尽。”
  “身上有些许剑气驻留,但一身灵气驳杂,修为最多凝气三四重。”
  “按计划行事吧,这老头不足为虑。”
  听到他的话,其他几人对视一眼,然后点点头。
  “啪——”
  一个瓷碗摔在地上,尖利声响在欢腾气氛之中,仿佛划开锦缎的剪刀。
  “这什么破酒,墨家也太看不起我孙家了!”
  一位身高八尺的青年摇摇晃晃站起身,伸手指向那一对新人。
  “莫玉成,你们墨家就这般待客的?”
  大堂之上,顿时一静。
  墨渊老祖眯起眼睛。
  墨云腾心中一个咯噔,连忙上前一步。
  “是我墨家怠慢了,快,送十坛落雪酿来。”
  落雪酿,那可是远近闻名的好酒,其中蕴含一丝灵气,一坛就要一块灵石。
  拿此等好酒待客,墨云腾心疼。
  但此时,他要做的是让场面欢腾热闹,千万不要有什么波折。
  “不要送什么落雪酿。”
  那出声的青年看向墨云腾,双目之中有着压抑的怒火。
  “刚才我听人说,墨家乃是青木镇第一家族,我孙家在阳谷县只是寻常世家,能与你们家结亲,是我孙家高攀了。”
  青年往前走一步,腰间那柄裹着红绸的长剑“仓啷”出鞘。
  “让我看看,你们墨家年轻一辈,到底有几分本事。”
  拔剑!
  如此大喜,竟然出现清寒剑光,所有的墨家人都是面上一冷。
  大堂之中,那些宾客全都悄然往后挪了挪。
  没有人是傻子。
  孙家送亲那些人里,到现在没有人出声,这是摆明了要挑起事端。
  ps:感谢贱圣的月票,还有大家参与评论活动,我都看了,真的都是人才,比我自己写的还欢乐。
  上推荐了,新人第一次,难免紧张,求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