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扮演墨渊弟子,回故里-利来app登录


小说:悟性满级:剑阁观剑六十年  作者:我不是小号
  回到剑阁时候,黄老六正在收拾桌面上书册。
  见韩牧野回来,他咧嘴一笑,然后将两块灵石放在桌上。
  “六哥今日也开张了?”韩牧野笑着伸手将两块灵石拿起。
  他身上现在有三块上品灵石,还真是一块下品灵石都没有了。
  “今日不错,来了两位领剑的内门弟子。”黄老六面上露出一丝得意之色,乐呵呵说道。
  领剑收孝敬,观剑人分灵石,这是剑阁中的潜规则。
  只是能敲来几块,就看观剑人自己的本事。
  黄老六能分韩牧野两块灵石,自己手上起码还有五六块,这进项,当然乐呵。
  “六哥,我想下山几日。”韩牧野收起灵石,低声开口道。
  下山?
  黄老六看向韩牧野,然后面上闪过了然神色。
  这家伙,速度可以啊,这就准备跟那个木师妹下山去,成就好事了?
  山上嘛,很多事情,不太方便的。
  便如,双修那事情。
  “成,大概几日,若是老祖问起,我好禀报。”黄老六一笑问道。
  “五六日吧。”韩牧野算算,来回差不多。
  “还是你们年轻人好啊。”黄老六目光扫一下韩牧野的斑白两鬓,摇摇头,踱着步子走回静室。
  韩牧野感觉黄老六定是误会了什么,只是想想,也就没解释了。
  他回到静室,观察一下气海中的那些剑意,然后又回想一下修炼的炼体功法和那些剑术。
  很奇怪,今日握住墨渊长剑时候,那剑中传来抗拒之意。
  什么都没有领悟。
  不知这是什么缘由。
  第二日一早,韩牧野将一颗极品云气丹和三颗精品云气丹都放在静室木榻上,然后悄然离开。
  如果自己真的寿元尽了,那这些云气丹送给黄老六,算是相识一场。
  走出剑阁,他看向鱼肚白的东方,深吸一口气,将背后的紫炎剑调整一下,大步往山门前走去。
  沿途,不时有身穿青衣和灰袍的外门弟子,杂役弟子躬身施礼。
  因为他身上穿的是内门弟子的白袍。
  到山门处时候,墨渊还没到。
  倒是不少外门弟子和杂役在那进进出出。
  听着他们议论,似乎是今日有外宗访客来,他们要布置山门前广场迎接。
  “啪——”
  一声脆响,一个身穿灰袍的杂役捧着的花盆摔粉碎。
  “你没长眼睛吗?”一声低喝,那杂役弟子身侧的外门弟子怒喝一声,抬脚踹在杂役弟子的后背。
  杂役弟子身体踉跄,翻个跟头,跌倒在地。
  位置,离着韩牧野不远。
  本来懒得管这事情的韩牧野低头,看到那杂役弟子模样,面上闪过一丝笑意,走两步上前,伸出手来。
  “鲁大哥。”
  这跌倒在地的,正是当初将韩牧野领进九玄剑门的杂役弟子,鲁高。
  鲁高抬头,看到身穿白袍的韩牧野微微一愣,下意识的爬起身,然后躬身施礼。
  杂役弟子在宗门中地位最低,别说见到身穿白袍的内门弟子,就是外门弟子也能对他们呼来喝去。
  “鲁高见过师兄。”
  说完,鲁高悄悄抬头去打量韩牧野。
  目光落在韩牧野的脸上,他再次愣住:“韩,韩兄弟……”
  这两人在这叙旧,周围外门和杂役弟子也是看见。
  听到鲁高唤韩牧野兄弟,那位出脚踢了鲁高的外门弟子面上一白。
  “乖乖,鲁高还有个在内门的兄弟?”有身穿灰色衣袍的杂役低语,面上全是羡慕。
  “平日没听说啊,也不知关系如何。”有人则是目光在韩牧野和鲁高身上打量,想要猜测两人亲疏。
  “这杂役弟子竟然还有个内门弟子做靠山,孙三通这回是踢铁板了。”不远处,身穿青袍的外门弟子中,也是有人低声说话。
  “师兄息怒,我不是有意踢鲁高兄弟一脚,实在是任务紧急。”名叫孙三通的外门弟子忙上前,向着韩牧野躬身,满头大汗的解释。
  他不傻,等韩牧野追问,或者是鲁高告状,那为了面子,韩牧野也会出手惩治自己。
  倒不如先认错。
  韩牧野不看他,只是看鲁高道:“鲁大哥身体可有事情?”
  他这态度,让鲁高很是惊喜。
  他知道韩牧野是剑阁观剑人,不是真正修为精深的内门弟子,可外人不知道啊!
  宗门之中,只认衣袍。
  今日在此处,身穿内门白袍的韩牧野对自己和善有加,往后,别人在哪都会高看自己一眼。
  “无事,无事。”鲁高伸手拍拍自己身上灰尘,然后乐呵呵开口。
  韩牧野点点头,转头看一辆车架已经到山门,两位身穿青袍的外门弟子跟在车架之后,大步而来。
  车架停住,两匹高骏大马口中打着响鼻,四蹄在青石板上踢踏。
  “好了,你们不用送了。”车架中,传来苍老声音。
  正是墨渊。
  车架后两人对视一眼,轻叹一声,一人拱手道:“师兄,此去山高水长,一路顺风。”
  另一人也道:“师兄,保重。”
  车架中,墨渊轻轻嗯一声。
  韩牧野眯起眼睛,看向车架。
  墨渊在外门中厮混两百年,离开时候,只有两人送行。
  这景象,当真是凄凉。
  他往前走几步,一跃坐在车架前方位置。
  “多谢相送。”转过头,他抬手甩出两颗丹药。
  那两位青袍外门弟子一愣,下意识接住。
  “嘶——”
  “这是,这是精品云气丹!”
  两人惊喜低呼,然后向着韩牧野一躬身:“多谢师兄赏赐。”
  精品云气丹,一颗就要三百灵石,对于外门弟子来说,好几年不吃不喝也赚不来。
  韩牧野一扯缰绳,车架缓缓前行。
  到鲁高身侧时候,他顺手将仅剩最后一颗精品云气丹的玉瓶抛过去。
  “鲁大哥,我回来时候请你喝酒。”
  鲁高伸手接住玉瓶,双手紧紧攥住。
  “好,喝酒,喝酒……”
  他嘴角哆嗦,肩膀不觉颤抖。
  精品云气丹,这对于他来说就是天降横财!
  那边同样得到赏赐的两位外门弟子向着鲁高一拱手:“在下罗承,在下秦易,不知师弟姓名?”
  鲁高连忙拱手:“鲁高见过二位师兄。”
  两人点点头,笑着离去。
  这算是有了点头之交。
  有这份交情,往后说不定就能提携一把。
  这一切,都是来自一个人。
  所有人看向前行的车架。
  一阵微风吹起车窗上的帘布,露出其中一袭青袍白须。
  “青色衣袍,不是外门,就是长老,嘶——”
  有人低呼出声,转头看向咧嘴笑的鲁高,更是羡慕无比。
  内门师兄赶车,只能是长老!
  这位内门师兄,竟然跟一位长老如此亲厚,结伴同行!
  “鲁师兄,往后咱们要多亲近啊!”
  “鲁师兄,这些花我来搬你歇着。”
  “鲁师兄,渴不渴,我这有上好的清花露水。”
  ……
  一群身穿青袍、灰袍的外门弟子和杂役弟子围拢过来。
  其中最殷切的,就是那个之前踢鲁高一脚的孙三通。
  鲁高一边向着众人拱手回礼,一边翘首看向远去的车架。
  “小子,到我故乡,你扮做我的弟子,如何?”
  车架中,墨渊忽然开口。
  “放心,不会让你白白扮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