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蓦然抬首伊人在-利来app登录


小说:手提菜刀雨中行  作者:苕息
  给江山写了祖龙九变的秘籍,带着幻影来到天庭述职,来到天庭吏部,正要进门却被拦住。
  “你就是杨帆?”登记处记录官问。
  杨晓帆连连点头称是,那登记官嘿嘿冷笑。
  笑的杨晓帆心里毛搓搓。
  “金珠洞天的,果然就是与众不同。”登记官翻开登记本,空了许多的页后,写上杨帆的名字。
  这是什么骚操作?
  看的杨晓帆好惊诧。
  那登记官怪笑道:“好了,你走吧,上官现今日没空,你先回去等通知吧。”
  杨晓帆只好离开吏部衙门,带着幻影回到驿馆,等吏部通知。
  上次来天庭都没好好逛过。
  这回,可以好好看看天庭。
  天庭裹在一个巨大圆球中,外层是360颗地球那么大的小星辰,绕着天庭不停转动,每颗星辰代表一路凡间的星域。360路天庭的驻军,管辖着数千亿光年的凡间宇宙。
  按照天庭的新算法,一颗有生命的灵气星球供养一个天仙,一个星系供养108个金仙,一个大罗。周天360道,代表360个道仙。
  皇城在最中间,城东是道院,城北是军部,城西是朝廷文官各部,城南是散仙堂,驿馆商铺,酒楼等民用的地方。
  天庭朝廷设置,倒是跟杨晓帆记忆中的明清朝有点类似,
  文官由内阁管理吏部,户部,工部,刑部;
  女皇内廷直接管着军部和道院。
  天庭这几年一直在改革,缩减洞天规模,扩大天庭,如今的天庭越发浩瀚。
  尤其南城和外城不断地扩建,繁华景象,让人叹而观止,难以想象。
  而今天庭流行的话是,南城一百零八街,走遍方知神仙好。
  驿馆外的大街,是花街,街上,空中,不断有四季花仙载歌载舞,空中繁花飘落,姹紫嫣红,七彩流溢。
  刚走出门的幻影瞬间走不动脚,眼珠子瞪得滚圆,先是大叫:“天女姐姐们都好漂亮啊!”
  然后拉着杨晓帆的衣襟问:“我想跟她们每个人都生个娃娃可以吗?”
  杨晓帆哈哈大笑。
  有天女听见,拉着幻影,一起翩翩起舞。
  然后你扯一把,我撸一缕,将幻影剥得精光。
  幻影红着脸,逃回驿馆,找了身无缝天衣穿上,这才又冲出来,跟天女们打成一团。
  整个大街,莺声燕语,笑声环绕九天,告诉人们这是个多么自由快乐的世界。
  杨晓帆小心翼翼的走在大街上。
  街上酒馆,歌楼比肩接踵。
  仿佛来到阿姆斯特丹。
  各种纤纤玉手,在杨晓帆身上,摸来绕去。
  杨晓帆无奈只好在前胸写了个“穷”,后背写两个“没钱”。
  一众拉客的仙女,这才嘻嘻笑着放过他。
  还有有钱的,直接给他扔了几个钱袋。
  有个青春貌美的天女还是不肯放过他,一把拉住问:“小帅仙,别努力了,跟姐姐一起玩儿。”
  杨晓帆呵呵道:“我还没努力过,想试试。”
  天女啐了他一口,俏骂道:“努力也没用,看你资质也不好,不如早些做了我宠儿。”
  顺手摸了他几把,在他怀里塞了一个大钱袋,装满小灵石,这才得意笑着离去。
  杨晓帆好不容易逃出这花街,一摸身上,多了十几个钱袋。
  叹气道:“长的有魅力,天上该吃软饭呢。”
  幻影追上来。
  杨晓帆好奇地问:“你哭丧着脸干嘛?”
  幻影大哭道:“我破产了,灵石都没啦!”
  杨晓帆听了吓一跳,幻影的小戒子里可藏了好几万灵石。
  忙问:“怎么没啦?”
  幻影哇哇叫到:“撒一朵花,一个灵石,我一开心撒了好几万朵,就破产了。”
  杨晓帆哈哈大笑,抖抖身上的钱袋子,笑道:“都给你。”
  幻影拿着小钱袋子,数了半天,哇哇大叫:“才1000多,这番还是亏大了!”
  杨晓帆赶紧一把抢回去,笑道:“你这管家婆不牢靠,还是放我这里牢靠。”
  幻影气呼呼的拽着杨晓帆不松手,叫着:“拿来,是我的钱。”
  杨晓帆折腾不过她,只好将灵石都给了她。
  穿过花街,就是金石街,天上飘来是,雪花般的金石材料,金光四射,仿佛置身无尽财富金窟之中。
  各种材料坊,鳞次栉比,千楼万屋,井然有序。
  自己的鸿蒙道器还缺72种先天金石料,杨晓帆就想看看要多少灵石才能凑齐。
  一块一斤重的先天精铁,就是十万灵石,杨晓帆走进一个专卖精铁的铺子,一问价格瞬间傻眼,自己这鸿蒙道器,72种先天金石至少每种一万斤,那得多少灵石,杨晓帆被自己脑子里浮现的0塞晕。
  店小二走过来问道:“这位仙客,想要几斤精铁?”
  他见杨晓帆是个红尘仙,以为他要几斤精铁练个普通道器。
  杨晓帆故作正色道:“我家老祖要一万斤,你这里有么?”
  那小二哈哈道:“莫说一万斤,十万斤也有,不过仙客侍奉哪位道仙,还要拿天庭的批售的条子来看看。”
  杨晓帆心道:“买这玩意量大,还要天庭的条子,这事可麻烦,就算有灵石也不好使。”
  笑道:“你有就好,我不过先来看看行情。”
  小二诡异的看看他,脸上神色古怪。
  杨晓帆知道自己又说错话,惹得这小二怀疑。
  哈哈一笑,大声道:“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小二看杨晓帆离去,这才嘀咕道:“道仙买精铁,还要看行情,这道仙是有点傻么?”
  杨晓帆远远听见,心里奇怪:“为什么道仙买精铁不用问行情?”
  在这金石街,逛了一圈,才知道自己错得离谱,许多材料比精铁贵十倍不止。
  若是自己要打成这把鸿蒙道器,把整个银河系卖了,也不够。
  偏偏自己还是个身无分文的穷酸。
  杨晓帆懒得再异想天开。
  想着瑚琏在这。
  遂发了条信息,想去拜访一番,随便问问如何探视安嘎,小丫头算来也已经十岁。
  不过片刻功夫,瑚琏就赶来,拉着杨晓帆进了花街凤仪酒楼接风洗尘。
  进门就看见拉他吃软饭的天女。
  那天女看见杨晓帆,呵呵一笑,捉住杨晓帆的手腕笑问:“想清楚了,不想努力啦?”
  瑚琏看见,稽首行了一个道礼,笑道:“吉祥道仙,我这兄弟可是红尘仙,你可是好眼光。”
  “瑚琏大都督,你什么时候能修成大罗,走马上任,帮我找几个杨娴那样的小丫头给我?”吉祥天女笑盈盈中,风姿绰灼,风情无限。
  想想又拉着杨晓帆的手道:“要不把你这兄弟给我算了,我看得上眼呢。”
  这时杨晓帆完全没听见他两说什么,凤仪楼台上,一个女仙正在弹唱,那容貌神情,那珠颜月貌,不正是甄娴。
  心中千百牵挂的人就在眼前,杨晓帆恍然间忘记万物。
  一时间愣在那里。
  吉祥天女看他神情怪异,顺着他目光看去,见他正看着甄娴。
  拎着他的耳朵,取笑道:“你这红尘仙,眼光倒是古怪,这甄娴天女,也是你能觊觎的!”
  杨晓帆从恍惚中惊醒,微微尴尬的问:“他也不过是个天仙,为何我就不能觊觎。”
  吉祥天女呵呵一笑,银铃般的笑声,如月光洒落。
  “你叫什么?”
  “小仙杨帆。”
  “好,杨帆真人,你能走得进那凤仪台,让那红尘仙为你歌舞一曲,我就向蓉帝求情,成全你们两。”吉祥天女面含古怪笑容。
  瑚琏听了大惊。
  连忙阻止道:“吉祥道仙,切莫开玩笑,这甄娴乃是蓉帝亲封的帝姬,哪敢冒犯!”
  杨晓帆却举手,跟吉祥天女一拍手,傲然道:“吉祥上仙,此事就费心了。”
  说完,一步跨进凤仪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