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科萨攻略(13)切尔松尼斯之战(下)-利来app登录


小说:真桃花石帝国  作者:龙吟森森
  “桨帆船,首先它要在海上航行,这高度就不能太差,否则也扛不住风浪,他们的桨帆船最小的也有三十米,最大的超过六十米,一般在四五十米左右,船只每一侧至少有五十支桨”
  “每一支桨又至少有三个奴隶划动,这就是三百人,加上几乎同等数量的水手、战斗兵,一艘五十米长的大型桨帆船最少有五百人!”
  “而我等的咸海级快船只有十六米长,所有人数加起来也就四十左右,将火炮折算成人员,加起来也就五十人左右”
  “也就是说,大型桨帆船的重量保守估计也是咸海级快船的十倍,加上其庞大的身躯,在海水里阻力更大,就算有三百名桨手同时驱动,其速度也不可能超过只有十六名桨手,还有一面能够快速操纵的纵帆,船首又是尖型的咸海级快船!”
  李思慕带着十艘快船在向敌船冲过去时,耳畔不禁响起了他第一次听孙秀荣亲自给他们授课时的说法,虽然那甚重量、阻力、操纵、尖型对他来说十分陌生,但保不住有在海上泡了不下十年的功夫加成。
  两支船队再次相对而行!
  由于哥特人的船只是顺风,同样唯一的那面巨大的纵帆自然张满了,加上三百名奴隶桨手的疯狂划动,在一刹那造成的涌浪还是很大的,此时,比它们小得多的船只若是距离它们太近,那是很容易被涌浪推翻的。
  不过对桨帆船来说,由于船只体型庞大,加上长的离谱的船桨,它们之间形成的涌浪也相互影响,于是距离隔得也很开。
  对于桨帆船来说,若是就这样齐头并进,小型船只基本上没有可能插入他们之间的缝隙而还从容无虞的,在那种情况下,能够保证船只不侧翻就不错了,遑论施放火炮了。
  但如果是体型同样庞大的船只,由于其吃水深,就能在一定程度上扛得住涌浪,还能腾出手用火炮进行轰击。
  这一切,作为在大秦国混迹了十余年的水师都尉李思慕显然是知道的,当敌船愈发逼近时,他就煞费思量了。
  “怎么办?”
  实际上,当敌人张满船帆吃到顺风,船桨齐划,还是在相对风平浪静的海湾时,其速度还真不慢,他的慢是在开阔海域,在那种情形下由于海水本身的涌浪就高,他那种船型形成的阻力就越大,自然比不过有着三重桅杆,吃风饱满的横帆了。
  此时,李思慕有几个选择。
  一是还是按照之前的思路,继续从桨帆船之间的缝隙之间冲过去,若是炮手艺高人胆大,抽冷子给敌船来一下,只要有一炮命中目标就赚了。
  二是从缝隙里钻过去,不要想着施放火炮,能够保证火炮不被高度倾斜的船只颠下海里就不错了,此后再调转船头,利用小船机动能力比对方快的优势在局部形成多打一的局面。
  三是立即回头,敌人若是还是傻乎乎地追上来,就能在大海湾里聚而歼之。
  最终他选择了第二个,十艘小船分成三队,直直地朝着桨帆船之间的缝隙插了进去!
  此时,为了避免敌船突然抵近,快船就必须大力划桨,然后尾舵也必须全力摆动才行!
  很快,虽然有些胆战心惊,但秦军水师船只特有的龙骨下摆以及压舱石的设计,让全部船只有惊无险从缝隙钻了过去!
  桨帆船的长度在五十米左右,当咸海级快船在快速穿过时,他们船上的人自然也纷纷射箭、投掷标枪等,秦军水兵没有还手,也出现了一些轻微的损失。
  钻过去后,桨帆船就煞费思量了。
  此时,他们若是继续往前冲,但敌人已经在后面了,若是调头,如此庞大的船只在调头时既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又极容易造成混乱,当然了,他们自然也可以将划船的方式用“拉动”改成“推动”,从而让船只就在原地调转方向。
  不过那样的速度就慢得多了,要知道,所有的奴隶桨手都是坐在地上拉动“l”型船桨的,三人并排拉动一根长桨,所有的姿势就是为了满足最大限度施放拉力,他们的双脚都戴着脚镣,想要一下调换姿势不是没有可能,那也需要一段时间准备。
  至于继续往前冲,他们自然是想都没想过,在大海湾里,还有敌人的几艘同样巨大的船只,在那上面有他们望而生畏的巨炮!
  于是,继续往前冲一段,只要不冲过出口,然后再按照正常方式转弯就是了。
  当李思慕等人驶出四艘大型桨帆船的范围后,由于涌浪的消失,所有的人顿时感到一阵轻松。
  “呜......”
  中间李思慕那艘旗舰发出了立即调头的命令,然后自己在发出命令的同时也在极快的时间完成了转向!
  这就是有着“龙骨下摆”概念船只的好处了,否则,转身的速度如果太快,还是容易引起侧翻的。
  顺风,船桨,十艘快船还是三组,中间四艘前后一字摆开,左右三艘前后一字摆开,从前面四艘大船中间三道缝隙猛地插了过去!
  这下,就让前面的敌人有些傻眼了,他们船上的军官自然知道大船在海上行驶时容易造成涌浪,他们自己的小船在其间越过时也是胆战心惊,一般情形下都是从远离大船的外侧驶过,但眼下这些敌人又冲了过来是什么名堂?
  他们不知道的是,无论是相对而行还是同向而行,都会在船只之间造成涌浪,不过如果是同向而行,其造成的涌浪对于同样同样方向的小船来说还可以形成借力!
  此时,大船正在慢慢转向,就在此时,借助了南风、桨力、涌浪的十艘热海级快船已经切了进来!
  当三艘小船呈前后一字摆开姿势进来后,其前后的长度就超过了大船!
  “轰......”
  在三力加成的前提下,快船很快就与四艘大船齐头并进!
  此时,船只上所有的小炮,三百斤的、两百斤的全部开始轰击了,三百斤的短管火炮轰出了的是五斤重的实心炮弹,而两百斤的佛朗机炮喷出的却是散弹!
  霎时,海面上弥漫起一大片硝烟!
  硝烟里,秦军水手继续朝前划,直到远离大船的范围是才停了下来。
  此时,他们正好卡在海湾的出口!
  大海湾上,孙孝瑾、封策两人正在望远镜观看这一轮的轰击效果。
  前面说过,热海级快船每一侧只有三门三百斤的短管火炮,加上两门佛朗机炮,也就是五门,虽然是同向而行,也能借到涌浪的助力,但那毕竟是涌浪,上下摇晃的幅度也是非常大的。
  中间那一组有四艘快船,那么一侧就是十二门三百斤火炮,由于快船的高度远低于桨帆船,如果快船上的火炮一开始都是平射状态,当涌浪袭来时,船只这一侧自然高高翘起,于是炮口也就朝上了,将桨帆船的高度、面积算进来,命中敌船的概率也是很大的。
  至于另外的佛朗机炮,那就完全是靠天收了,如果恰好是涌浪袭来的那一刻施放,则可对大船上的敌人形成杀伤,如果不是散弹则会全部打进船帮上或水里,但无论如何,也会对正在划桨的奴隶桨手形成损害。
  一般情况下,十二门短管火炮在十米的距离命中三成,也就是三到四门火炮命中目标是没有问题的。
  五斤重的铁弹,看起来很轻,实际上它也是一枚直径达八厘米多的铁球!
  眼下这个世界上的所有桨帆船,它们的船帮很少有超过十公分的,而秦军快船上所有的火炮由于是布置在首层甲板的,都是临时设置,并非固定的,故此它们的位置也不像大船中层甲板那些火炮,当轰击的一刹那,就算命中敌船,命中的位置也是五花八门。
  有的命中了船帮上方,有的从划桨口飞了进去,有的轰进了其水线以下部位!
  而散弹就全面一些了,当一包用网兜兜住的散弹离膛后,网兜自然在高温下融化了,一枚枚散弹则四散喷出,对上下左右各四十五度所有方向形成打击!
  再看时,四艘桨帆船的速度陡然慢了下来,有两艘还撞倒了一起,但在望远镜里却察觉不出这些船只是否受到了致命的损害。
  此时,李思慕倒是发挥了极佳的战场嗅觉。
  十艘快船很快再次完成了掉头,朝着那四艘大船扑了过去!
  “轰......”
  此时,十艘快船终于开始实施“以三四艘船只围着一艘大船轰击”的策略了,海上又是一阵硝烟弥漫。
  对于三百斤的短管火炮来说,由于用药量少,可以一气轰击十轮才歇一次,于是,那阵硝烟就再也没有消散过,直到十轮轰击结束!
  南风过后,海湾出口处一目了然:
  一艘大船正在侧翻,五斤重的炮弹显然击中了它的水线部位;
  一艘大船一半船身已经没入水里,另外一半正在下沉;
  一艘大船燃起了熊熊大火;
  另外一艘已经消失不见,不是脱离了战场,就是已经沉入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