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偏袒-利来app登录


小说:龙纹战神  作者:苏月夕
推荐阅读:武神空间 太古神王 天域苍穹 龙血战神 龙武帝尊 龙血武帝 龙傲战神 吞天记 混沌剑神 炎武战神 

  场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玄一真人的身上,接下来,玄一真人的决定,将代表江尘的命运。
  看凡中堂的样子,是一定不会放过江尘的,而江尘今日击杀内门长老和弟子,的确是犯了玄一门的大忌,在玄一门的历史上,还没有任何一个弟子敢如此放肆,玄一真人作为玄一门的掌门人,要对江尘进行处决,似乎也合情合理。
  但是,江尘击杀血月公子,立下不世之功,就算是有再大的罪孽,这功劳也可抵消了,而且,江尘乃旷世奇才,有着震慑古今的天纵之资,他有着傲视天下的资本,有着蔑视任何规则的资本,毫不客气的说,他是玄一门未来的希望,从这方面来说,玄一真人就算不处罚江尘,那也是有情可原。
  也就是说,无论玄一真人处决不处决江尘,都有情可原,就看他如何决断了。
  玄一真人平淡的看了一眼怒气冲天的凡中堂,然后回过头来看向江尘。
  哼!
  江尘冷哼了一声,他单手负在身后,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看向玄一真人,脸色极为不善,在他看来,烟晨雨和寒衍受伤,果山和玄一真人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玄一真人曾经面见过自己,亲口答应要给自己提供一切,如今,他身为门主,却连江尘的女人和兄弟都保护不了,这让江尘非常生气。
  玄一真人心中一颤,他目光凝聚成一条线,想要将江尘看的透彻,却无比失望,在他的眼中,眼前这个少年,浑身都散发出一种高高在上的气息,那是上位者的气息,发自骨子里的傲气,根本伪装不出来。
  而且,江尘的修为明明远远不及自己,却给他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那种浑然天成的气势,让江尘仿若一尊神下凡一样,蔑视天地。
  对于玄一真人来说,这是一种非常不可思议的感觉,却真实出现在自己心里。
  “请门主下令,除掉此人。”
  凡中堂继续说道。
  玄一真人这才从江尘的身上把目光移开,他深吸一口气,朗声说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本座都已经知晓,这件事情错在凡坤,凡坤目无法纪,欺压同门,死有余辜,江尘报仇,理所当然,不过,江尘残杀内门弟子和长老,罪不可赦,但念在他灭杀血月公子,除掉黄石一带的所有血魔,立下不世之功,功过相抵,此事从此不再追究。”
  玄一真人的话一出,顿时激起一片哗然,这样的决断,摆明了是在偏袒江尘了,灭杀神丹境长老这样的大错都能够轻描淡写的过去,可见玄一真人对江尘的在乎程度,直接让他不惜得罪凡中堂这样一个德高望重的长老。
  “看到没有,这就是本事啊,这就是天才的资本。”
  “没错,门主摆明了是偏袒江尘,试想一下,如果江尘不是一个旷世奇才,没有如此妖孽的天资,门主肯定会毫不犹豫把他处决。”
  “门主这样的决断也没有什么,江尘这样的人才,他要是不珍惜才叫傻子,而且凡坤本身就该死,他们爷孙两个仗着在玄一门势大就不将任何人放在眼中,没想到自己碰到江尘这个硬茬,吃了大亏。”
  …………
  不少人窃窃私语,但大多数人都觉得玄一真人如此决断并无不可,这就是资本,江尘的资本,这本身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一切道理都靠实力,江尘表现出来的实力,就连玄一真人都不得不重视。
  要知道,齐州出现一个南北朝,这是一颗耀眼的明星,如果没有其他的明星遏制他,以南北朝的天资,用不了几年,整个齐州的格局就会被彻底改变,而江尘的出现,就是遏制南北朝的唯一希望,玄一真人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把江尘看的如此之重。
  “门主。”
  凡中堂脸色大变,他没有想到玄一真人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如果玄一真人力保江尘的话,自己连报仇的机会都没有了。
  “不用再说了,凡长老,你作为代理门主期间让门派发生这样的事情,使得门派损失惨重,本座罚你面壁一个月,一个月之后,重回长老之位。”
  玄一真人冷冷的说道,浑身上下散发着不怒自威的威严,那是属于掌门人的气度,没有人敢违抗掌门人的命令。
  “门主!”
  凡中堂大眼一瞪,快要吐血了,这算怎么回事,自己孙子被杀了,杀人的一点事情没有,自己这个失去孙子的,竟然要被罚面壁思过。
  “凡长老,你敢质疑我的指令?”
  玄一真人脸色一寒,身为门主,他必须有着无人能及的威严,除了自己之外,任何人都不得侵犯,就算是德高望重的长老也是一样。
  “不敢?”
  凡中堂躬身抱了抱拳,他心中纵然有万般不甘,也不敢违抗玄一真人,玄一真人的实力远远超过自己,若是现在闹翻了,自己绝对讨不到半点好处。
  “去吧,到思过崖面壁。”
  玄一真人挥了挥衣袖,示意凡中堂下去。
  凡中堂恶狠狠的瞪了江尘一眼,那目光所蕴含的意思非常明显,今日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种目光让江尘非常讨厌,也让江尘心里做了一个决定,一旦自己有了击杀凡中堂的实力,他必然第一个将之灭杀。
  凡中堂转身离去,向着思过崖的方向而去,他的眼中布满阴毒,今日的事情,就好像一根尖刺插在他的心上,让他无法释怀,整个人都被仇恨给充斥。
  “江尘,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玄一真人,你也给我等着,早晚有一天,我也会除掉你,等南北朝一统齐州,就是你的死期,这玄一门,就是我的天下。”
  凡中堂心中充满恶毒,今日的事情,让他彻底恨上了玄一真人,玄一真人对江尘的偏袒实在太过于明显,自己失去孙子的痛苦,他一点都不考虑。
  “江尘,你跟我来。”
  玄一真人留下一句话,眨眼间消失不见。
  江尘身躯一晃,向着玄一宫的方向飞去,烟晨雨和寒衍的事情,让他对玄一真人很是失望,但玄一真人毕竟是一个门派的掌门人,很少理会门派内弟子之间的争斗,而且,玄一真人今日的表现江尘还是很满意的。
  江尘原本的打算是直接带着烟晨雨和寒衍离开玄一门,回到红阳镇驻扎,但考虑到烟晨雨和寒衍的伤势,还是留在玄一门的好,这里的条件毕竟不是黄石一带能比,而且玄一真人无比重视自己,完全把自己当成了玄一门的希望。
  更重要的是,他江尘仇人太多,凡中堂就不用说了,相信只要自己离开玄一门的地界,对方就会不顾一切的追杀自己,还有天剑门和焚天阁,也是自己的仇敌,尤其是天剑门,自己刚刚杀死梁萧,消息很快就会传到天剑门,一旦自己离开了玄一门,立刻就会变成举世皆敌的剧变,自己自然不怕,但却要给烟晨雨和寒衍找一个好的栖身之所用力修养。
  所以,江尘决定还是留在玄一门,玄一门有玄一真人的帮助,自己也有了一定的根基,倒是不能够舍弃。
  玄一宫内。
  “江尘,你在责怪本座?”
  玄一真人开口问道。
  “谈不上责怪,只是很失望,我去斩杀血魔,我的女人和兄弟却遭受厄难。”
  江尘声音冰冷,面对玄一真人,也没有半分的客气,整个玄一门,敢和玄一真人如此说话的,恐怕也就他江尘了。
  “这件事的确是本座疏忽,不过本座也不想过多解释,你这次能够灭杀血魔,除掉血月公子,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超过了我心中的预期,我很是欣慰,你的成长速度同样让我措手不及,不得不承认,你的确是一个旷世奇才,整个齐州,唯有你将来可以和南北朝抗衡,这也是我为何今日对你不做任何处罚的原因。”
  玄一真人话说的很直接,他不处罚江尘,是因为江尘有着雄厚的资本,玄一真人作为一个掌门人,无论的修为和眼光,都要比常人厉害的多,他自然能够看得出南北朝的潜力和野心。
  他现在一心向着江尘,就是为了找到一个将来能够和南北朝抗衡的天才,换句话说,玄一真人也是为玄一门的将来考虑。
  “南北朝我自然会对付,不过,烟晨雨和寒衍现在重伤在身,需要一定的时间修养,我将其留在果山的山峰自上,至于凡中堂那边,我不希望看到类似的事情再发生。”
  江尘开口说道。
  “你大可放心,类似的事情绝对不会再出现,你只管努力修炼,一心对付南北朝,至于烟晨雨和寒衍的伤势,直接交给果山便可,果山是齐州一等一的炼丹师,掌管着玄一门大部分的药材,你有什么需要,可直接找他。”
  玄一真人开口说道,在他眼里,江尘的修炼和进步才是最重要的,毕竟,江尘的对手是南北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