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借刀杀人-利来app登录


小说:龙纹战神  作者:苏月夕
推荐阅读:武神空间 太古神王 天域苍穹 龙血战神 龙武帝尊 龙血武帝 龙傲战神 吞天记 混沌剑神 炎武战神 

  江尘的表现太可怕了,让玄一门所有人都有一种窒息的感觉,以天丹境中期的修为,强行突破神丹境中期高手的阻挠,控制住凡坤,如此逆天的手段,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能相信,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普天之下,恐怕也就只有他江尘了。
  “他真的只有天丹境中期吗?一个天丹境,为何会如此恐怖。”
  “他修炼的功法,战技,手中的法宝,都远远超出了天丹境高手所能够拥有的范畴,和这样的人为敌,实在太可怕了。”
  “哎,凡坤死定了,现在这样的情况,莫说他爷爷,就算是门主亲自出手,也救不了他了。”
  “活该啊,如果不是他一心针对江尘在先,如果不是他趁着江尘不在打烟晨雨的主意,又岂能有今日的下场,就算他在玄一门势大,可以肆无忌惮,但有些人,是真正不好惹啊。”
  …………
  所有人都在惊悚,一双双眼睛落在被江尘控制着的凡坤身上,看到凡坤那惊恐的神色,不断颤抖的身躯,都忍不住露出一丝怜悯,当然,也仅仅是怜悯而已。
  江尘要杀凡坤,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妥,所谓有仇报仇,有冤报冤,凡坤能有现在的下场,完全是咎由自取。
  江尘完全无视凡中堂的怒火,他的目光也落在凡坤的身上,仅仅是一道目光,就让凡坤如坠冰窟,那是一道审判眼神,似乎一个眼神便能将凡坤给凌迟一样。
  “爷爷!”
  凡坤声音情不自禁的在颤抖,这个时候,是个人都能够看出他的恐惧,前所未有的恐惧。
  没有人不怕死,尤其是当死亡真正降临的时候。
  “江尘,有话好说,你先放了凡坤。”
  凡中堂语气也软了下来,如今自己的孙子成为刀俎下的鱼肉,他没有办法不软。
  “放了?哈哈哈……”
  江尘用看傻逼一样的眼神看着凡中堂,旋即放声狂笑。
  “凡中堂,你是真的老糊涂了还是脑子被驴踢了,放人是不可能的了,不过我可以给凡坤两种死法,第一种,我把他放入血魔幡中,让十万厉魂撕咬,第二种,我用烈火将他焚烧,知道烧成灰烬,怎样?凡坤,选择一种吧。”
  江尘一脸冷笑的看着凡坤,听到江尘说出的这两种死法,凡坤差点没有晕厥过去。
  莫说凡坤这个当事人,就算是玄一门那些观战的,都不寒而栗,而且,没有人怀疑江尘话的真实性,他说的这两种死法,都能够做到,江尘也一定会去做。
  但这两种死法,实在太残忍了,放进血魔幡承受十万厉魂的撕咬,那种在无尽恐惧和痛苦的折磨下慢慢死亡的感受,还不如直接一刀杀死来的痛快。
  至于第二种,江尘已经使用过了,人们也已经见识了江尘的火焰,不久之前,刚刚焚烧掉了一个神丹境初期的长老。
  神丹境长老尚且被焚烧成渣,何况凡坤。
  “江尘,你敢?”
  凡中堂怒气一震。
  啊……
  可惜,凡中堂的威胁在江尘这里完全无用,他话音还没有完全落下,凡坤的惨叫之声便响彻整个玄一门的上空,很多人都看到,从龙爪中溢出丝丝缕缕的金色火焰,那些火焰犹如跗骨之俎一样,向着凡坤的体内猛钻。
  眨眼之间,凡坤就被一片火海给彻底淹没。
  啊……
  凄厉的惨叫仿佛不是人发出的,让人听之毛骨悚然,江尘很明显在有意控制火焰的温度,不让凡坤死的那么容易。
  无数人倒吸凉气,他们无法想象凡坤此刻所承受的痛苦,但从惨叫中能够判断出,凡坤一定不好受。
  这是一种非常残酷的酷刑,利用火焰一点点把人烧死,江尘有意把火焰的温度控制到凡坤不能承受的临界点,慢慢焚烧致死。
  这样的焚烧,在从外到内,在凡坤被烧成灰烬之前,他都不会失去痛苦的知觉。
  这就是江尘的手段,烟晨雨和寒衍的账必须要算,凡坤必须要付出十倍的代价,承受百倍的痛苦。
  “啊……混蛋!”
  凡中堂双目瞳孔,发出撕裂般的吼叫,亲眼看着自己的孙子置身火海,那种心情,那种愤怒,是常人无法想象和理解的。
  轰……
  凡中堂动了真怒,他手中的金刀发出嗡鸣之音,对着江尘就劈了过去。
  巨大的金刀横空,幻化成百丈大小的金色刀芒,璀璨耀眼,攻击力惊人,这一击,蕴含了一个神丹境中期高手全部的力量,声势何等的浩大。
  凡中堂已经看出来了,自己的孙子是没救了,落到江尘的手中,凡坤是必死无疑,承载着失去孙子的痛苦,凡中堂唯一能做的,就是杀死凶手,让江尘和凡坤一命偿一命。
  刀鸣震动长空,这一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神丹境中期的奋力一击,没有几个人能够抵挡的住。
  面对如此强势的攻击,江尘脸色不变,他轻抬眸子,嘴角溢出一丝冷笑。
  “老狗,让你亲自杀死你的孙子,不知道会是一种什么感受。”
  江尘眸子生辉,就在金色刀芒快要到近前的时候,江尘突然收起真龙之火,把已经烧的面目全非却还没有失去的凡坤随手就扔了出去。
  “啊……不……”
  凡坤目中流露出最后的惊恐,留下了这个世间最后一声凄厉的惨叫,江尘把他扔了出去,迎着凡中堂释放出的刀芒。
  噗嗤!
  血雾翻飞,凡坤的惨叫戛然而止,他的身躯,被刀芒直接斩为两半,从上空跌落而下。
  那金色的刀芒劈死凡坤之后并未停止,继续向着江尘攻击而去,不过江尘早有准备,再加上凡坤阻挡了一下,他背后生出一双血翼,配合空间遁,身躯闪电般横移了出去,躲避掉凡中堂的一击,至于金色刀芒散发出的于波,已经完全不能够对江尘造成伤害。
  “啊……江尘,小畜生……”
  凡中堂嘶吼了起来,整个人都快要疯了,他浑身都在剧烈的颤抖,他亲手劈死了自己的孙子。
  虽然明知道自己的孙子今日无法幸免于难,但自己的孙子死在别人手中和死在自己手中,那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对于凡中堂来说,更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感受啊。
  “哈哈……凡老狗,你禽兽不如,连自己的亲孙子都杀,如此的丧心病狂,还口口声声说被人是邪魔妖道,我呸!”
  江尘哈哈大笑,不忘记对凡中堂冷嘲热讽。
  “太可怕了,这人心机太深了,凡坤这样的死法,才是最残忍最憋屈的。”
  “江尘城府极深,战斗经验丰富,他今日本身就是要报复凡家爷孙,如今利用手段,让凡坤死在了自己爷爷手中,这样一来,江尘不但杀了凡坤,为烟晨雨和寒衍报仇,还给凡中堂心里深处留下一道深深的伤疤,永远不可能抹去。”
  “是啊,凡坤死在江尘手中和死在凡中堂手中,差距实在太大了,如果江尘亲手杀死凡坤的话,凡中堂顶多会怒火冲天,一心要杀江尘为自己的孙子报仇,但江尘这一招借刀杀人,让凡中堂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孙子,必定会给凡中堂心里留下阴影。”
  “可怕,这样人真是不能够得罪啊。”
  …………
  所有人都在震惊,从长老到弟子,无人不唏嘘,他们看向江尘的目光,当真是犹如看待一个小魔王一样,得罪了这样一个人,后果真是想象,他的报复,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起的。
  “坤儿……”
  凡中堂望着凡坤跌落下去的残躯,更加嘶吼起来,旋即,他霍的抬起头,毒蛇般的目光落在江尘身上。
  “江尘,老夫与你势不两立,今日,老夫就让你下去给我孙儿陪葬。”
  凡中堂怒气冲天,手中的金刀幻化出无数道金色的刀芒,刀芒交织成一张大网,向着江尘就笼罩了过去。
  就在这时,一张虚幻的大手从天儿降,这张大手的出手,把凡中堂施展出的金色刀网眨眼间粉碎的干干净净。
  有高手出手了,人们再次吃惊,江尘却丝毫不以为意,不用猜他也知道是谁出手,整个玄一门中,能够随便一招就将凡中堂全力一击给彻底粉碎的人,真不多。
  “住手!”
  一声冷喝响起,随后,一个身穿道袍的男子凌空出现,挡在了凡中堂和江尘中心,在他后方,还有好几个神丹境的长老一起出现,这些都是玄一门的高层,每一个都是德高望重的长老。
  出现的道袍男子不是别人,正是玄一真人,玄一真人本来正在闭关,如今关键时刻出现,很明显是有长老将其强行叫了出来,今日的局面已经闹的太大了,唯有玄一真人亲自出手,才有可能镇压的住。
  “门主。”
  见到玄一真人,所有人都躬身施礼,这是玄一门的第一巨头,掌管整个玄一门,没有人敢对其怠慢。
  “门主,此子残杀同门,灭杀内门长老,已经遁入了魔道,让我杀了他。”
  凡中堂情绪依旧非常激动。
  【走亲戚真是忙瞎了,不知道你们走亲戚疲软木有,明天还要继续,所以更新还是在晚上,后天恢复正常两更,三月一号上架当天八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