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无奈的选择-利来app登录


小说:龙纹战神  作者:苏月夕
推荐阅读:武神空间 太古神王 天域苍穹 龙血战神 龙武帝尊 龙血武帝 龙傲战神 吞天记 混沌剑神 炎武战神 

  还没有遇到敌人,自己就先倒下来,这是最大的悲哀。
  阴煞谷的煞气名不虚传,走到这里,就连御天龙和御子涵,抵抗煞气都变的有些吃力了,若是到了阴煞谷的中心,连他们恐怕都得倒下。
  “都说阴煞谷内的煞气恐怖,今日总算是见识了,传闻在阴煞谷中心,天丹境后期的高手都顶不住煞气的侵蚀,我们恐怕连走到祭台的能力都没有。”
  御天龙脸上满是苦笑,他们看向一脸轻松随意的江尘和大黄狗,心中更是多了一层郁闷,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这样的差距,未免太大了一些。
  “江兄,现在怎么办?我们好像成为了你的累赘。”
  御子涵看向江尘,在他们中间,江尘绝对是中心人物。
  江尘一脸的平淡,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慌,他手掌一翻,从乾坤戒中取出一个玉瓶。
  “这里面的灵泉,能够帮助你们抵抗阴煞之气,你们拿着,顶不住的时候就喝一口。”
  江尘把玉瓶递到御子涵的手中。
  “灵泉?”
  御子涵和御天龙同时惊呼一声,不可思议的看向那玉瓶,这么多的灵泉,真是开了眼界了,灵泉乃是纯阳之物,的确可以帮助他们抵抗阴煞之气,而且对他们的好处也是巨大的。
  “我刚才在灵泉内滴入了我的一滴精血,我的血乃是天地间最至刚至阳的存在,正是阴煞之气的克星,你们服用之后,短时间内不会畏惧阴煞之气。”
  江尘说道。
  御天龙四人脸上的吃惊之色更加浓郁了,在他们心里,完全把江尘当成了绝世妖孽来看待。
  “江公子,这灵泉实在太贵重了,不过我们也不推迟,今日如果我御天龙还能够活着走出这阴煞谷,以后御家上上下下,都听从江公子调遣,万死不辞。”
  御天龙郑重的说道,这样贵重的礼物,如果在平时,他还不好接受,但现在情况特殊,不是矫情的时候。
  御子涵打开玉瓶,喝了一口灵泉,接着御天龙三人也喝了一口灵泉。
  灵泉入体,四人顿时感受到一股灼热的气流散步到全身各处,在这股灼热的气流作用下,阴煞之气直接被抵抗在外,四人说不出的舒服,之前受到阴煞之气的影响,竟然直接消失了。
  四人心中惊骇,就算是灵泉,也不能够有这样的效果吧,简直逆天了。
  灵泉本身就是纯阳之物,加入江尘的血之后,品质提升了一大截,抵抗阴煞之气,完全不在话下。
  一行人继续前行,大黄狗选择的路,放哨的血魔早已经被大黄狗灭杀,所以,一行人一路风平浪静,直接来到了阴煞谷的中心地带。
  “看到了没有,前面有一座矮山,矮山后面,在一片低谷,祭台就在那里。”
  大黄狗说道。
  “好安静,看来血祭还没有开始。”
  御子涵道。
  “子夜时分,是阴煞之气最浓郁的时候,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血月公子恐怕会选择在子夜时分开始血祭。”
  江尘说道。
  几人完全收敛了气息,一步步向着矮山方向走去,他们爬到矮山的顶端,分别探出一颗头,向着下面的山谷看去。
  就见整个山谷内黑压压一片,到处都是血魔,血魔按照实力等级跪拜在地上,不敢抬头,前方是一座黑色的祭台,祭台完全是用骷髅堆砌成的,阴森可怖到了极点。
  在祭台上,端坐着一个身穿血衣的青年,青年盘膝而坐,闭着双眼,他长得非常妖异,黑色的嘴唇配合身上随意散发出来的黑芒,将青年衬托的好像从地狱走出来的一样,青年闭着眼睛,眉心处有一道神秘的符文。
  在祭台旁边,并排站着九十九个少女,少女们一个个精神恍惚,似乎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她们身上有一层淡淡的黑雾,这层黑雾挡住了外面的阴煞之气,使得少女们不受影响。
  “子妍。”
  “妹妹。”
  御天龙和御子涵同时看到了站在最前面的一个少女,少女身穿蓝色长裙,身材袅娜,精致的脸蛋让她有着超越其他少女的资本,那原本应该灵动无比的大眼睛,此刻却萎靡无神,让人看了忍不住生出心疼。
  看到御子涵,御天龙父子的情绪波动顿时变的无比剧烈,好在他们都不是一般的人物,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江公子,咱们什么时候出手。”
  御天龙的目光一眨不眨落在御子妍的身上,看到爱女如此状态,他的心里,犹如被尖刀刺一样。
  江尘的目光却是落在了血月公子身上,以他的眼力,配合大衍炼魂术,血月公子的修为直接被他看穿,这血月公子气息强横,修为已经达到了天丹境巅峰,而且,很明显,血月公子得到了血月老人的传承,将血魔之术修炼的炉火纯青,他或许比不上南北朝,但绝对是和关一云梁萧同样的存在,凡坤和这血月公子比起来,差距都不是一点两点,这样的人物,江尘还对付不了。
  “血月公子不好对付,而且,我不知道他从血月老人的传承中得到了什么样强大的底牌,贸然出手,我都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我们要等。”
  江尘眸子生辉,他现在凝聚出一百二十条龙纹,以他现在的战力,一般的天丹境后期高手,可以随意灭杀,如凡坤那样的天才,也能够对付,但若是遇上关一云那样的变天,还是有些不够。
  何况,这里是阴煞谷,是血月公子的地盘,如果说血月公子没有除却修为本身之外的其他底牌,江尘是不会相信。
  “要等到什么时候?”
  御子涵问道。
  “我知道你们担忧御子妍,但要是现在出手的话,不但救不了人,你们几个一个也别想活着出去,就算我对付血月公子,这上千的血魔,你们如何对付。”
  江尘冷冷的撇了一眼御天龙和御子涵,继续说道:“我要等到子夜时分,等血月公子开始血祭,如此场面的血祭,必然不能够一蹴而就,是需要过程的,这个过程一旦被打搅,就算是他血月公子,也不好受,我就等他全身心投入血祭的时候出手,给他致命一击。”
  江尘一脸的冷笑,一个真正的斗士,不单单要有超乎常人的战力,更要有超乎常人的智力,有勇有谋,才是真正男儿本色。
  江尘本身战力强悍,但他也从来不缺少计谋,什么样的时刻,什么样的敌人,就要采用什么样的手段,只有这样,才能够有必胜的把握,就算是要拼,也要有把握的拼,他江尘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家主,江公子说的没错,我们现在着急也没用,如果现在出手的话,血月公子正处于全盛状态,我们根本无法对付。”
  御家一个客聊说道。
  御天龙深吸一口气,他点了点头,知道江尘的做法是正确的,唯有这样,他们才会真的有希望,不过,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忍不住开口说道:“江公子,你刚才说,要等血月公子全身心投入到血祭的时候东西,那岂不是说,要等血祭真正开始才能够动手。”
  “我说过,这样的血祭之术是需要过程的,九十九个少女,是一个个被血祭,不是同时进行,你只要祈祷着血月公子不要第一个拿御子妍血祭就行了。”
  江尘一脸的淡漠。
  “江兄,这么说,那些少女,是要有人做出牺牲了。”
  御子涵道。
  “总要有人做出牺牲,一个人牺牲,总比全部都死的好,我不是不想救她,是因为我要救更多的人。”
  江尘脸上淡漠如水,很难想象,一个十六岁的少年,竟然能够把生命看的如此淡。
  但江尘的话说的一点也不错,有些时候,总要有人做出牺牲,哪怕是生命,江尘必须等血月公子血祭正式开始才能够出手,这是他唯一能够对付血月公子的机会,一旦成功了,牺牲一个,他救了其他人,除此之外,再无他法,不然的话,所有人都得死。
  “一切听江公子的。”
  御天龙呼吸都有些急促,他心中很是担忧,因为此刻的御子妍所站的位置,正是距离祭台最近的位置,位于第一个,也就是说,如果血月公子要血祭的话,很可能拿御子妍第一个开始。
  “妹妹,你命运如何,就看你的运气了。”
  御子涵拳头握的很紧,御天龙的双眼直接变的通红,对于他们来说,一分一秒都是一种煎熬,那种眼看着亲眼在火坑挣扎,自己却只能眼睁睁看着的感觉,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
  江尘心中叹息一声,这种亲情,让人感觉到很温暖,却也很是无奈。
  人生就是这样,总有很多无奈,你总要面临各种各样的选择,有时候是选择生死,即便是身不由己,也要做出一个选择。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很快便到了子夜时分,这个时候,整个阴煞谷的煞气已经浓郁到了极点,一直紧闭双眼的血月公子,突然睁开了双眼。